免责声明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挠脚心文章 > 正文

金家镇—宜兰

yangmore yangmore ⋅ 2019-01-14 17:57:02

  百年前,这里只有一家金家客栈,方圆五十里唯一的一家客栈。百年后,这里叫金家镇,一个自然形成的小镇!镇子叫金家镇,可姓金的人只有一家,但是镇子上的店铺,有一半以上都姓金!财大气粗的金家就是镇子的天!没人敢惹!好在,金家生意做的大,不屑抢田占地那些小事,所以大家也就相安无事!

20150618194712_XTrHf.jpeg

  金家这一代的主人金富!四十几岁的年纪,一妻九妾,全是如花似玉的美人!日子过得自然快活!不过是金富和他的正房夫人――柳氏快活,其她的九个小妾就没那么快活了!为什么?因为这柳氏生性怪癖,且妒心极强,看见那九个小妾就恨得咬牙切齿!而这金富也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所以这九个小妾就糟了秧!挨打挨骂是家常便饭,到是那些丫环仆役的日子要好过的多!


  这一日,金老爷夫妇在厅中闷得慌,戏也不想听,舞也不想看!这柳氏便在心中盘算起来,不一会儿,就给她想出了一个恶毒的点子!“老爷”,柳氏笑的迷人,“奴家想出了个游戏,不知道老爷想不想玩!”


  “哦?”金富一听便来了精神“什么游戏,说来听听!”


  柳氏便如此这般说了一遍!“哈哈哈,也亏你能想得出来,好!就这么办!”金富大喜,立刻叫人去请九位小妾!柳氏也叫来几个仆役吩咐了一番!不大功夫,九个小妾就到齐了!紧接着,几个丫环仆役也抬了两张软榻,还拿了一些鸡毛、刷子、绣花针来!几个小妾一个个满头雾水,不知有什么事!


  柳氏微微一笑,道:“妹妹们,今天闲来无事,姐姐想了个游戏,大家玩玩,不知妹妹们可愿意!”几个小妾暗叫不好,可嘴里也只能唯唯喏喏,不敢言它!柳氏又说道,“游戏很简单,就是我和老爷各从你们几个中挑出来一个比赛,被挑出来的人呢就脱下鞋子趴在软榻上,不论我和老爷做什么都不许动也不许出声音,哪个忍不住就算输了,输了的要受罚,赢了的就继续和下一个人比!坚持五轮以上的老爷有赏!”众小妾一听皆暗暗叫苦!虽然不知道大夫人要做什么,却也知道今日不好过了!


  夫妇二人各点了一个小妾,金富点的是三夫人淼儿,柳氏点的是九夫人香兰!两个小妾战战兢兢地走到软榻边,脱了鞋子,老老实实地趴在上面,便不敢再动!金富与柳氏走到对方点的小妾身后,相视一笑,便伸出了魔爪!各在手下小妾的腰间抓挠了一把!两小妾并无防备,只觉腰间奇痒,当时便惊呼出声!香兰还伸手去挡!这第一轮两人都输了!柳氏一个眼色,旁边两个丫环便拿了藤条出来,朝着两小妾的屁股用力抽下,打得两小妾泪眼汪汪,却又不敢呼痛!只得咬牙忍痛起身站回原位!


  这一下,众小妾更是胆颤心惊!却又无可奈何!金富又点七夫人玉珍,柳氏点了五夫人萍儿!待两小妾趴好,两人又伸手去抓!因为有了淼儿和香兰的教训,玉琳和萍儿心里已有了准备,这第一抓全忍了下来!再说这柳氏,平时便看玉琳不顺眼,今天又落到她手里,怎么会手下留情!抓、挠、揉、捏、拧全用上了!没几下的功夫,玉琳便熬不住了,只觉得又痒又疼,身子扭了几下,“呀!”的尖叫出来!旁边丫环立刻拿了藤条走过来,手举鞭落,玉琳也是咬牙忍住了!


  金富再点四夫人宜兰,这宜兰一听,已吓得花容失色,她自幼就极为怕痒,小时候同姐妹们玩耍,大家就最爱挠她的痒,只因她一笑起来便有一种特别的柔美!嫁了金老爷之后还从未有人发现过,但今日这一来,恐怕以后也难逃苦海了!再一思付,她便暗暗决定,开始便躲,挨上一鞭子过关!


  心中定了对策,定神走近软榻,脱了鞋子趴好,待柳氏双手刚刚碰到她腰间肌肤,就忙出手挡开!心中暗自庆幸出手及时,没露了笑容!只等着接下来那一鞭子好混过关!却没想,柳氏忽然出声:“老爷,这样太没趣了,不如我们改改,输家不打屁股,要由众姐妹按住,由奴家和老爷各搔她半柱香,谁若按她不住,被她躲开,就由谁替她继续挨罚!好不好!”


  金富一听连声叫好,命二夫人媚儿、六夫人凤姑、八夫人红袖、十夫人碧云各自按住四夫人宜兰的手脚,几名小妾虽心有不忍,但为自保,也只有听话!


  这四夫人宜兰听到柳氏的主意,险些晕了过去,待她回过神来,已经被其她四位夫人按得死死的了,想跑,已是来不及!


  下人燃起半支香,柳氏对金富做了个请的手势,金富也不客气,伸出双手向宜兰腋窝腰眼一路搔去!没挠几下,宜兰便吃不住痒,咯咯娇笑起来!想躲开,苦于手脚被按住,只有徒劳地扭动着身子!又挨了几下,忍不住求饶起来:“呵呵……老……老爷……呵……夫人……呵呵……饶……饶了贱妾吧……呵呵……贱妾……知……呵呵……知错了……呵……”


  金老爷正挠得兴起,哪里肯饶她,手下更是加了力度,痒得个宜兰拼命挣扎,口里不住地求饶,却无济于事!正笑得辛苦,金富却停手了,宜兰以为老爷心软了,正要开口道谢,哪知脚底心却忽然传来奇痒,她本就天生怕痒,这脚底心更是她的死穴,奇痒传来,她也顾不上矜持,连声呼号起来:“啊……哈哈……老爷……哈哈……啊……哈哈……饶……饶了……我吧……啊……哈哈……夫……夫人……啊……哈哈……救我……哈哈……痒啊……哈哈……救……哈……救我……哈哈……我……哈哈……我受……哈哈……受不了哈……受不了了……哈哈……”


  她这里痒得难过,只是怕惹脑了老爷,才没哭出来!金富那里却仍觉得不过瘾,一把扯下她脚上的布袜,双手在她两只脚心来回爬搔!只苦了她,没了层布袜保护,双脚更觉得奇痒难当,终于熬不住,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呜呜……老爷……呵呵……不要……呜呜……呵呵……哈哈……夫……夫人……呜呜……救……我……哈哈……”


  又哭又笑好不难过!竟有几次差点将手脚挣脱出来!也怪这宜兰双脚生得太好看,这里不兴裹脚,女人大都生得天足一双,她这双脚却丰满盈润、小巧玲珑、且又如婴儿般白里透红!抓一下,便动一动,勾人心弦!金富也是第一次注意这双小脚竟如此动人,从这以后便常常把玩,只是苦了这双小脚的主人,平添了许多折磨,这已是后话!

相关文章

实玖留大冒险

  春日的电影总算杀青了,虽然最后还算获得好评,但我想朝比奈学姐大概不会想再回忆拍电影的过程了吧。虽然我顶着那个暴走团长的咆哮才把其中的一部分——果然还是应该说是大部分才对——给剔除。  拍电影第二天...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8月前 (03-04)

搔痒恶魔

  对于T高中的女生藤崎小夜子来说,她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就是现在在社会上引起很大骚动的,被称为“连续搔痒恶魔”组织中的一员。她在10岁的时候已经被镇上的组织物色到并且让她接受了所谓“搔痒”的精...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1年前 (2020-06-12)

脚丫女侠

  “快点,偷个东西要这么长时间吗?!”  “别急,再装点,你,哇啊···”那个人肚子被踹了一脚,手里的麻袋掉了出去,他艰难站起,与同伙们站在一起。  “在脚丫女侠的区域里犯事儿!胆儿挺肥的啊!”代明...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1年前 (2020-05-11)
yangmore

yangmore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