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挠脚心文章 > 正文

绑起来挠脚心tk处罚(挠美女腋窝肋骨痒痒文章)

tk痒 tk痒 ⋅ 2021-12-06 17:48:44

  小阳是一个高二女孩,为人单纯可爱,长相更是一幅乖乖女的样子。她眼睛很大,简直像漫画里的人物;头发卷卷的,还略带一点棕红色;翘鼻子、小嘴巴。再加上她身材娇小,刚刚一米五出头,总是被人当作小妹妹照顾。

  今天是星期四,她却没有上学,而是来到医院看看自己为什么最近总是失眠乏力。她不明白医生为什么把她的手捆在了病床的两个床脚,但是小阳从来是很听话的,因此也没用多想,只是照办了。

  邪恶的医生绑好小阳后,开始解她米黄色长袖衬衫的扣子。小阳的皮肤非常好,白嫩嫩水灵灵的,而且光滑无比。可是这样被一个陌生人看,实在让她羞赧难当。她的脸腾得一下红了,感到手足无措:“请问您要检查什么项目啊?”

  “不许乱动,不许出声,否则会有危险的”邪恶的医生威胁道。然后把手伸向小阳腋下,不断地抚弄她的腋毛。小阳惊得大叫一声,随着邪恶的医生继续的抚弄,她不禁笑出声来,两只穿着黑色小皮鞋的脚不断在床上蹬来蹬去。

  邪恶的医生见状停了下来:“不许动,不许笑。这是按摩疗法,但是如果你乱来,小心会有后遗症!”

  小阳吓得一动也不敢不动了,紧咬双唇,并紧双腿,等着医生的治疗。邪恶的医生冷笑着,用手直接抚摸着她的腋下。小阳感到比刚刚更大的痒感,好像有无数的蚂蚁在腋下爬来爬去,难受极了。可是小阳怕出事,偏偏要求自己动也不动、笑也不笑。

  这比被完全绑起来胳肢更加痛苦:明明被痒的部位能轻易躲开,却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它们被折磨;明明能扭动身躯来发泄,却不得不让自己死死躺在床上;明明想开口大笑,却不得不咬紧牙关,忍耐着内心的冲动。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小阳被痒得满头大汗,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还是坚持着。但是她明显已经快忍不住了,全身都在不停颤抖,小脸憋得通红,呼吸越来越急促,嘴里不断发出含糊的声音。邪恶的医生知道她快忍不住了,故意加速了手上的动作,范围也有所增加。小阳身材娇小,这样一来不光是腋下,整个肋骨部分也被手指覆盖到了。身体的奇痒连续不断地冲击着小阳的大脑,小阳不断在意识里告诉自己:不能动、不能笑,可是痒感好像洪水一样袭来,这个娇小女孩的意志大堤怎末能挡得住呢?

  突然,她发出了一声狂笑,一下子把刚才所有的痛苦发泄出来!但是新一波的痒痒又从敏感的皮肤传来,使她不得不继续用笑来解除痛苦。同时,她的身体最大限度挣扎着、扭曲着,一会翻向左边,一会又翻向右边,每次都是让自己的姿势从仰卧变成几乎是趴着。她两条腿时而疯狂地蹬来蹬去,时而又紧紧蜷缩在身体旁。如果不是双手被绑,肯定会缩成一个球的。但不管哪个姿势,她都保持不了几秒钟,因为哪种姿势都不足以让那股奇痒消失……

  “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哈……没有……啊哈哈哈哈……坚持住!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即使这样,小阳还在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可是邪恶的医生似乎根本没听见,还是不停在小阳身上挠来挠去,似乎就是为了观察小阳因为被胳肢而痛苦的样子。

  邪恶的医生不停地挠啊挠,小阳就在不挺挣扎、大笑。有几次她几乎从床上翻滚下来,可是只要邪恶的医生稍稍改变胳肢角度,她就又会挣扎回去。又过了整整五分钟,这次治疗才告结束,整洁的床已经被小阳弄得凌乱不堪,她的米黄色小外套被压得不成样子,新买的蓝色的短裙也变得皱皱巴巴,直达小腿肚的白色泡泡袜更是不成样子,只剩下黑色皮鞋这一件还算整齐的穿戴。

  “你刚才那样挣扎,又发出那么大声,已经让治疗有了副作用,我不得不再对你进行修正治疗,但是你这次必须坚持,明白么。”

  小阳不断点头,她真的怕自己出什么事,只能拼命点点头,然后重新平躺好,紧紧咬住下唇,等待着医生的下一次行动。

  邪恶的医生举起双手,在空中空抓,慢慢伸向小阳的腰肢。还没有接触到她的腰,只是这个动作,就让小阳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她已经想笑了,但是还强忍住了。当邪恶的手碰到她时,她的肩紧紧地缩了起来,头往后猛然一仰,同时嗓子里发出了呜呜声。可她所敢做的就这么多了,之后她就只有忍受着那双邪恶的手在她的腰肢上任意肆虐:捅、揉、搓、抓、挠……

  自从治疗一开始,她就觉得比刚才更难忍。腰上的痒比腋下还要强,似乎蚂蚁不单单在上面爬,更是钻进了自己的身体做窝,直接从外痒到内,又从里面痒到表面。她的嗓子中更是像裹着一团笑,憋得她呼吸困难,实在想一笑了之。但是她在忍,拼命忍。她的脑子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必须忍住不能动不能笑;而她现在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想用笑和挣扎来摆脱这恐怖的治疗。这对矛盾让小阳简直痛不欲生。

  这次小阳真的用尽了全力,甚至比刚刚忍受的时间还长,足足过了八分钟。但是邪恶的医生一点停的意思都没有,因为其目的就是看到小阳忍受奇痒的不敢动弹样子和忍受不住之后的爆发。

  当小阳真的不能再忍而又一次大笑出来之后,邪恶的医生更兴奋了,完全不管她的情况,只是不停地挠着。而小阳不断翻动自己的身体,将床压得吱吱呀呀直响,雪白的被单也被她的挣扎带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不要啊……哈哈哈哈!坚持……哈哈哈……受不了啊……啊哈哈哈……救命……哈哈哈哈……停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邪恶的医生才不会停呢,尽情享受着小阳的挣扎和大笑。小阳感到自己快要不行了,嘴里的求饶和身体的扭动都不足以让眼前的折磨停下,同时她还担心自己的大笑会导致治疗副作用,真是难受极了。

  随着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笑声也变成了声声尖叫,其中还夹杂着一阵阵喘息;同时她由于体力不支,挣扎幅度更小了。但是缺少了发泄的窗口,痛苦却比刚才还大,让小阳脑子渐渐空白,意识也渐渐模糊,只是条件反射在笑、在动……

  “呵呵哈哈……呼哈哈哈……啊呀呀哈哈哈!呜哈哈!……咳咳……哈哈哈!”

  邪恶的医生又过了十分钟才停手,小阳的气渐渐喘匀了,开口问道:“医生……刚才的治疗……是不是失败了?”

  邪恶的医生点点头。这个人今天虽然tk时间不长,但是已经相当满意了。

  “我……我实在坚持不住……能不能……把我绑的更紧一点……把我的嘴堵上……”说出这话,连小阳自己都吓了一跳。她平常可是个乖乖女,这种事情怎么也不可能说出口的。

  邪恶的医生也没料到,她居然会自己主动要求被tk。

  也好,今天还没有tk到脚呢。邪恶的人想到这里,又取出了两条绳索,把小阳的脚腕并在一起固定在床上,然后用一块布堵住了她的嘴。接着脱下了小阳的黑色小皮鞋,露出了那双纯白的泡泡袜。邪恶的人端详着这双小脚丫,它们是如此娇小,光凭一只手就能把脚底板的范围完全覆盖。由于紧张,那双小脚在微微颤动,并彼此搓动,样子可爱极了。

  邪恶的医生用一只手就抓住了小阳的十个脚趾,另一只手开始在她的脚心搔动。真的,她的脚那么小巧玲珑,一只手完全可以覆盖到了。那双脚在绳子和一只手的限制下,真是无处躲藏,只能任凭五个灵巧的手指在上面跳着瘙痒恶魔之舞。

  小阳的确不用顾及自己的动作了,比刚刚忍住不能挣扎好的多。但是,被堵住嘴不能笑出来,比憋着不笑还难受。分明一股“痒气”就在嘴里盘旋,想让自己笑出来,却只能发出呜呜声来。正因为这股气的存在,让小阳的脚每一秒都比之前敏感,仅仅过了两分钟,就已经达到刚才感到的最大痒度。

  同时小阳每一处可动的地方都在做最大频率、最大范围的动作,只有脚,被限制的一点也动不了,整个脚底越来越痒痒。小阳觉得一群蚂蚁正源源不断的从脚心往上爬,爬过小腿、大腿、跨、腰、肋骨,一直爬到心里,在心里爬啊、挠啊……

  邪恶的医生整整过了十分钟都没有停手,突然,小阳爆发出一阵绝望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她太难受了,竟然用舌头顶出了嘴里的布。

  邪恶的医生见状仍不停手,继续在脚心上最敏感的区域施为。小阳又感到了相似的感受,虽然最初的痒感被发泄出来,但是后面的痒接连不停,似乎还在不断放大……唯一的方法就是做着仅有的挣扎、发出唯一的声音:笑。

  又过了十分钟,邪恶的医生终于停手了。小阳已经没有丝毫的力气了,身体扭曲着躺在凌乱不堪的病床上,不停喘气。正当邪恶的医生准备把她解下来时,小阳低声说:“医生、对不起……我又没……坚持……请再试最后……最后一次……对不起……”

  邪恶的医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既然这样,还是思考一下,这次tk哪里呢?

tk痒

tk痒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24小时热门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