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挠脚心文章 > 正文

职业痒模面试被挠脚心痒痒,测试痒度文章

tk痒 tk痒 ⋅ 2021-12-04 08:00:00

  曹萌乖乖的坐在刑具椅上,乖乖的将双脚并排向前伸,让邪恶人用皮带将她的脚踝牢牢固定在上面。然后他用皮带将双手系在一起,再将手腕的皮带锁在后脑勺上。

  她按要求又试了几次,发现约束不是很紧,脚可以大幅摆动,腿可以微弯分开,腰可以左右扭动,手臂也可以来回移动,当然要够到身体是不可能的。邪恶人很满意,在她面前架起一个摄像头,从屏幕上观察这个二十出头的女孩。

  曹萌很瘦,虽然身高只有1.6m多,但看起来很修长。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嘴角自然微微上翘,似乎一直在笑。为了这次实验,她还化了妆,打了粉底,画了睫毛,画了眼影,还涂上了淡粉色的口红,更显妩媚动人。上身穿着无袖银灰色休闲服,下身穿着棕色少女七分裤,赤脚踩一双白色凉鞋,脚上涂着蓝色指甲油。一身装束恰到好处的胖瘦,不仅展现了曹萌苗条迷人的身材,也让她的皮肤白皙光滑。

  曹萌心里很紧张。她以前从来没有被挠过痒痒的,不知道作为“痒模”,痒几个小时会不会不舒服。可她很好奇,想感受一下轻轻的挠几下就哈哈大笑的感觉,更何况这份工作的薪水还不错。她现在担心的是,如果不舒服,她还能坚持多久?如果容易的话,她还会继续做吗……

  正想着的时候,邪恶的人从她身后走了过来,双手缓缓移到了曹萌腋下几厘米的地方。她的心萌地一跳,下意识的尽量缩了缩手。邪恶人伸手在空中做了一个准备挠痒痒的动作,曹萌心中莫名的恐惧,想要收缩自己的身体。

  这时候,邪恶人开始了。十根手指在曹萌的腋下轻轻抚摸、盘旋。曹萌第一次体验到这种奇怪的感觉。痒的不是很厉害,但也不是很舒服。她扭动着身子,双手左右摆动,脖子上下缩了缩,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嘻”的笑声。

  邪恶人见她这么怕痒,就改变了手指策略,不仅增加了动作的频率,还增加了向下的力量。曹萌忽然觉得痒痒的感觉增加了很多。不再是漂浮在表皮上的难受,而是融化在整个腋下的痛楚。她拼命挣扎,力度比之前大了很多,尤其是她的手从皮带上抽了出来,想要挣脱束缚。但很明显,这是没有用的。反倒是徒劳的挣扎让她更难受了,于是她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邪恶人动作更大更疯狂,范围从腋窝扩大到上肋。痒感顺着敏感的神经末梢蔓延到曹萌的大脑,刺激着她的神经。她现在全身上下能动的地方都在动,从头到腰到小脚趾。但手腕和脚踝上的四根简单的皮带让她的所有动作都徒劳无功。看着那十根邪恶的手指在她的身上肆虐,根本没有办法阻止。她向来狂妄自大,此时只能用求饶来解脱。

  “不要了……哈哈哈哈……受不了……受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闹了……放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休息…………哈哈哈……停下啊哈哈哈哈……”

  恶人无视她的求饶,反而变本加厉地顺着曹萌的肋骨和腋窝往下走。由于手指离开的那一刻,瘙痒不会消失,她觉得现在瘙痒的面积更大了。她的刑椅已经晃得如此厉害,手上、脚踝上、手腕上的带子都发出了金属的叮当声,美丽的容颜被笑声扭曲了。她根本闭不上嘴,眉头也皱了起来。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住手!停止!痒的太难受了!让我下来!自然,她嘴里不停的求饶。

  但不管怎么求饶,邪恶的人总是会继续下去。曹萌现在最好的发泄方式就是越笑越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呵呵啊啊啊啊啊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不要了……哈哈哈哈……痒死……啊哈哈哈……”

  终于,20分钟后,邪恶人的手似乎有些疲倦,才停下来。曹萌低着头,看着自己刚刚被折磨的身体,不停地喘着粗气。可现在,她却松了口气,感觉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心想痒刑的折磨该结束了,她可以拿着钱离开了。

  可是那个邪恶人却迟迟没有反应。休息了不到五分钟,他又走到了曹萌的身后。只是这次手里多了两把塑料刷。刷子贴在曹萌的腋下,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她咬紧牙关,呼吸急促。刺痛的触感已经在让她不舒服了,光是把刷子放在那里,就足以让她紧张得瑟瑟发抖。

  当然,刷子不会停止。动的时候,曹萌发出了今天最疯狂的笑声,同时也做出了今天最痛苦的挣扎。随着腋下毛笔的转动,曹萌的心也乱了,脑子里比现在的笑声还要凌乱。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自己必须不停地笑和挣扎。请求宽恕。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啊哈哈哈哈……救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邪恶的人一直在她的腋下做文章,这一次曹萌又笑了足足二十分钟。刷子停了之后,她的笑声都已经停不下来了,又轻笑了十秒,才变成了粗重的呼吸声。

  “我……受不了了……结束没有……”曹萌问道。

  邪恶人摇头:“我可以让你多休息一下。”邪恶人让曹萌休息了十分钟,见她脸色和呼吸正常,便拿出一块布给她蒙上了眼睛。

  曹萌更加紧张了,她似乎又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甚至可以感觉到身后的呼吸和心跳声。她紧张地等待着,等待着另一个冲击。但是什么都没有。恐惧在黑暗中升级,她感觉自己的腋窝越来越敏感,仿佛下一秒就要被tk似的。

  突然,一阵痒感传来,但不是在腋窝,却是在脚底。原来,邪恶人用两根羽毛,伸进了凉鞋的缝隙里,来回挠了挠曹萌光滑柔嫩的脚。曹萌一点也不为腋下的解放而庆幸,因为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脚也同样敏感!随着抓挠的频率越来越高,曹萌的脚扭得越来越厉害,她的嘴角自然是笑着发泄了痒痒。

  “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曹萌觉得自己还能再忍受,所以没有求饶。但几分钟后,当她的鞋子被脱掉,大脚趾被夹在一起时,她才感到了真正的绝望。等塑料毛刷开始在脚底游荡后,曹萌再次发出疯狂的笑声和乞求。

  “哈哈哈哈哈哈哈……放手……哈哈哈哈……求求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干了……哈哈哈哈……别这样……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那双娇嫩红润的双脚,也在拼命的躲避着毛笔的攻击。可邪恶人的大脚趾已经抓到一起了,她能做的也很有限。那些刷子一直在脚底的皮肤上肆无忌惮的走来走去,再也没有离开过。虽然轻重不一,但只会加剧曹萌的痛苦,让她根本无法适应。

  20分钟后,邪恶人松开了她的大脚趾,停止了刷子。那些可爱的小脚丫垂头丧气地躺在那里,蓝色的指甲闪闪发光。

  PS:曹萌决定做一个痒模。原因是她上瘾了^o^

相关文章

宿舍里的故事

  我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学生,是很老的那种学生,呵呵。快要毕业了,事情自然也就多些,比如说自己的毕业论文。假期看来是泡汤了……  因为时间紧,整理论文的工作实在太烦琐,所以假期里我请两位家在本地的小师妹...

挠脚心文章 tk痒 tk痒 ⋅ 2年前 (2019-12-18)
tk痒

tk痒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24小时热门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