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挠脚心文章 > 正文

学艺

tk痒 tk痒 ⋅ 2019-10-09 20:49:57

  故事发生在“翡翠石tk学院”里。

  这是国内最大的一家tk培训机构,在各省市有30多个分校;其也是唯一指定的一家有资格同时举办“搔痒师等级资格考试”、“痒模等级资格考试”、“搔痒格斗段位考试”三大tk界资格认证的tk学校。

  该校研制的痒感测定仪也是国际水平的,国内各种tk等级考核及搔痒竞赛自然少不了运用这种仪器,甚至有时国际搔痒竞赛都会购买此学校的仪器。

  国际标准把痒感度分为10个等级,一般要求痒感测试仪能精确到个位即可,而这种仪器完全可以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当然,这也是国际tk联盟认证通过的。

  这个标准还是很有意思的,如果低于2的人,差不多只有扎、捏这类手段才能使之发笑;而如果大于7.5,基本就是划过羽毛会痒的程度了;而如果超过9,那么一根头发都会使之痒得不行,几乎到了不能碰的地步;偶尔有一些奇人某些部位会超过10,那是万里挑一的怕痒者,全世界都找不出几个……全身主要一般性痒点:脚、膝、大腿、腰、腹、肋骨、腋窝、脖子这几处平均值超过9的人也是不多,在全国也是屈指可数(比如最近成名的痒模曹梦)。

  一般来说,要成为一个较正规的tk俱乐部搔痒师,必须得能让平均敏感度低于2的人笑出来,而又不能让敏感度超过7的人笑得太难受;

  要成为此类俱乐部的痒模,其平均敏感度不得低于7.5,最低敏感度也不能低于6;

  至于tk片模特,更是以敏感度作为录取条件及工资指标之一;

  搔痒格斗竞赛也要求参赛者平均敏感度不得低于6,而且对于平均敏感度超过8的选手算分时有不同程度的奖励……

  扯远了,回到我们的主题。

  “翡翠石tk学院”分男子部和女子部,为了照顾多数同好的情绪,我们来讲讲某市女子分校里发生的事。

  同各处的分校一样,这所分校也分三个专业:搔痒师专业、搔痒格斗师专业、痒模专业。速成班1个月即可掌握一般技巧而毕业,但是也就是作为爱好玩玩,考级恐怕没什么希望。若是真想涉足tk界,那么必须花时间进修,之后考取各个职业的最高级证书。一般来说,只要有毅力(这点很重要!),一年就能达到这个标准。

  搔痒师专业的课程是最繁杂的,也是最费脑子的,但是没有任何入学门槛。她们一半的课程时间都会用来学习理论课:如何找到对方的痒点、各个痒点具体搔痒手法、各种手法的转换及衔接、控制痒度的方法等等;还有一些简单的人体解剖学、神经学之类的知识……剩下的一半时间就是实践课了,她们会真正去tk别人,以巩固自己的理论知识并真正掌握搔痒技巧。

  搔痒格斗师的课程是最累的,虽然要求不是很苛刻,但是外表的优劣也在考察之列。她们绝大部分的课程都是实践性质的,由师傅训练攻击手法和防御技巧,并且每天都有搔痒格斗实战训练。她们还要学习如何把自身的敏感度降低到联赛标准下尽可能小的程度,因为就算特别怕痒有加分奖励,怕痒的人在格斗时仍然吃亏不小。

  痒模专业是毕业后挣钱最多的专业,并且对学院皮肤、身材、相貌、气质、声音甚至腋下和脚部的美丑都有严格的规定,而且对敏感度的要求比搔痒格斗师还强。

  凡是有幸进入痒模专业的女孩,绝对都是怕痒的美女,她们的课时较少,多半是实践性质的。基础课是训练如何在笑时节省体力、保护自己等等,高级的是不同挣扎及求饶的风格等一类课程。还有一部分课是专门讲保养身体,增加敏感度技巧的。为了培养综合素质,还有一些表演、模特、唱歌、礼仪等一些零零星星的素质课程,因此她们毕业之后若不当痒模,也都有一定的模特和演员基础了。

  其实有两个学院的课程大部分是重叠的,那就是搔痒师专业和痒模专业,通常她们的课时同时进行的,双方各自在课上锻炼自己的技巧。不过介于痒模大多时候是被绑着的,难免就被搔痒师欺负,甚至下课后难免有冲突,这便是学校目前要解决的最棘手的问题了。就连校长也在悬赏向广大同好征求意见呢……

  好了,正文就要开始了……

  碧儿自认为是个美女:大眼睛、小酒窝、娃娃脸。出于好奇,高考失意的她来到本市的“翡翠石tk学院”痒模专业学习。到了这里她才自惭形愧——真不愧是痒模专业,大家各有各的漂亮——原来好多人都不比自己差啊!

  上课前一周,都是一些理论知识,只听得碧儿心中发痒,实在没有心思用心理解。今天,在老师讲完被t时如何节省体力的基本原则后,她终于迎来了第一节tk实践课。同学们和她一样忐忑不安地来到tk室。她耳边还回荡着老师的话:“你们想一次学会是不可能的,笑上一周才会进入状态。”

  几个助手上来,让碧儿坐在一张长凳上,将她的双手用皮带锁在背后,并铐到后腰位置上的椅背上。然后将她的双腿平伸,把脚腕锁在长凳上,然后就走了。她往左右看看,同学们也都被锁住了。

  碧儿很紧张,她穿的是学院的训练服:上身是蕾丝边的无袖短衣,根本盖不到肚脐,比比基尼也强不了多少;下身是短短的运动裤,可能比热裤长处半个厘米吧……

  周围的同学有的还戴着副夸张的蝴蝶型墨镜(学员要是不好意思让人看见自己长啥样,就可以申请戴上它),碧儿也不例外……她现在的姿势很诡异,好像动动胳膊就能顾及到上身,但实际上不管怎么动,腋下、肋骨、肚子、腰一处也护不住,要是一会被胳肢了只能干看着多难受啊!

  下半身也是,脚腕一点动弹的余地也没有,能动动的只剩下脚趾了吧?想到这,她晃了晃自己上着亮晶晶的蓝色指甲油的脚趾。

  这时班里的灯突然灭了,只剩下锁住自己长凳周围泛着微微的光芒,勉强能辨认出同学们被固定的位置。她心中一阵慌乱,周围他同学也窃窃私语……

  这时外面一个声音响起,明显是对着搔痒师们说的:“好了,你们可以进行盲痒练习了。”

  碧儿一听就心中一凉,她看过招生简章,盲痒是搔痒师最高级的技巧之一,只有学习满10个月的搔痒师才有机会进行这样的练习,看来她这次居然分到了一个经验丰富的班……她不禁暗呼不妙。

  (咳咳……这个学校里的课程安排中,所有搔痒师与痒模并非一班对应一班练习,而是每次随机,以保证效果……)

  走进来的脚步声很轻,但是碧儿还是清楚地感到无数人慢慢走近班里。突然,毫无征兆地,远处一个同学发出了尖利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啊哈哈哈……”看来已经有人动手了,碧儿听到这声音就全身打颤,下意识地挣扎着。

  第二个、第三个……笑声和求饶声此起彼伏,充斥着整个教室。即使是这样,碧儿还是听到了身后邪恶的声音:“你们一定是新学员吧。”那个声音倒显得有几分妩媚,但中间又微带阴险,让人脊背发凉。

  “你、你怎么知道?”碧儿慌得口不择言了。

  “嘿嘿,难得笑得这样厉害。你也准备好好享受吧!”邪恶的声音又说道。

  就在同时,碧儿感到腋下一阵奇痒,好像有无数只蜈蚣在爬,痒的她破口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痒……哈哈哈哈呵呵呵呵……”

  她努力扭着身子,可是丝毫没有用处,该多痒还是多痒。她从小就没被人胳肢过,当痒感测试的结果出来:平均敏感度9.3时,她一点概念也没有。但是现在,她真真切切感到了痒的威力。

  连身后的搔痒师也吓了一跳:“恩?这么敏感?虫步式搔痒就笑成这样,敏感度至少有8吧?”

  “哇哈哈哈……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我……”碧儿真想解释,她腋下的敏感度何止8啊!

  突然,腋下的感觉变了,不再是那股虫子爬动的痒感,却像无数又软又硬的刺在扎一样,仍然是如何摆脱都没有用。

  她已经在椅子上尽最大力量挣扎了,但是有什么用呢?凡是这种阶段的搔痒师根本不在乎对方的挣扎,即使碧儿没有被锁住,也绝不可能挣脱的。

  她想求饶,但是已经笑得不成声了,至于刚刚讲的什么笑的技巧、挣扎的技巧更是全都抛到了脑后,剩下的全是本能的狂笑:“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呵呵哈哈哈……”

  手法又变了,刚刚还如针刺一般是手突然变得软绵绵,在腋下揉来揉去。这种痒同样不好受,整个腋下全都沦陷了。碧儿像蝴蝶一样前后摆着手臂,像不倒翁一样晃着身子,可是有什么用呢?最好的发泄还是笑,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搔痒师嘴里随着碧儿的挣扎唱起了歌,好像她的笑声是世界上最美的伴奏。周围,无数新生也这样落到了搔痒老手们的手里。她们有的被搔腋下、有的被捅腰肢、有的被捏大腿、有的被挠脚心,也全都“不亦乐乎”,但是最惨的还是碧儿,天生怕痒的体质决定了即使是以未经训练的人,也能让她痒不欲生。

  可是搔痒师丝毫没有同情的意思,一丝不苟地发挥自己的技术。即使看不清对方的身体,每一处指法却都直接搔到了碧儿的神经最深处。每当她笑一声,她就觉得又更多的笑声聚在喉咙。

  同时痒感在大脑中不断堆积,终于装不下了,它们开始在碧儿体内乱窜,让她浑身上下起满了鸡皮疙瘩,同时后背一阵阵发冷,只感到痒已经从腋下慢慢扩张到全身的皮肤上了。

  她真的想求饶,哪怕说出几个完整的词也好,但是对方不给她这个机会,持续不断的胳肢让她连笑都笑不过来,甚至一度呼吸都来不及,更何况说话呢?

  “哈哈哈哈哈!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搔痒师则随意掌控着碧儿的行动,她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想让碧儿向左躲就绝不会往右;想让碧儿大笑就绝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这比对付那些高级痒模的成就感大多了。

  搔痒师自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享受快乐的训练过程;而碧儿丝毫不觉自己已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也在“快乐”地笑……

  等经历了这堂课,大家才知道痒模的辛苦。经过一天的休整,包括碧儿在内的所有学员开始正视自己的学业,并且决心认真训练了……

相关文章

实玖留大冒险

  春日的电影总算杀青了,虽然最后还算获得好评,但我想朝比奈学姐大概不会想再回忆拍电影的过程了吧。虽然我顶着那个暴走团长的咆哮才把其中的一部分——果然还是应该说是大部分才对——给剔除。  拍电影第二天...

专栏 tk痒 tk痒 ⋅ 9月前 (03-04)

自习室的故事

  星期五的晚上,寝室里的哥们都去干自己的事了。  而孤单的我,只是抱起两本书,孑然一身地去上晚自习。  济南的五月,已开始有些...

专栏 tk痒 tk痒 ⋅ 9月前 (03-02)

搔痒恶魔

  对于T高中的女生藤崎小夜子来说,她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就是现在在社会上引起很大骚动的,被称为“连续搔痒恶魔”组织中的一员。她在10岁的时候已经被镇上的组织物色到并且让她接受了所谓“搔痒”的精...

专栏 tk痒 tk痒 ⋅ 2年前 (2020-06-12)

宿舍里的故事

  我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学生,是很老的那种学生,呵呵。快要毕业了,事情自然也就多些,比如说自己的毕业论文。假期看来是泡汤了……  因为时间紧,整理论文的工作实在太烦琐,所以假期里我请两位家在本地的小师妹...

挠脚心文章 tk痒 tk痒 ⋅ 2年前 (2019-12-18)
tk痒

tk痒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