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挠脚心文章 > 正文

来自初中同学的报复

tk痒 tk痒 ⋅ 2019-08-06 21:41:33

  其实我感觉初中的时候才是最好过的,因为到了高中就已经是大人了,不能再像小孩子那样胡作非为,可惜了我已经变成了高中生,胡作非为还难了呢,也不知道是哪个狗屁说的,高中才是最好的年华,简直应该被千刀万剐。但是我今天又讲的,就是一件初中的事情,而且是那种让我终生难忘的。

  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吧,第一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宅男,没有好看的外表,学习成绩也不太好,遗憾就不是那种很优秀的人。

  第二我这人朋友很少,喜欢独来独往,但是我这个人是有自己的心思的。

  第三也是最主要的,我喜欢挠痒痒。

  尤其是对于异性,挠女孩子的痒痒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但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是难以实现的,我喜欢挠别人,但是对于我这种死宅男,没有女生可以让我随心所欲的去挠,但我还是不趋于现实,我总是对自己发誓,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去挠一个女生的痒痒。

  果然天不亡我,这回机会来了。

  我自认为我们学校是一个很好的学校,本来我小学的时候是个天才,但是很多天才聚在一起,那么就不会鹤立鸡群了。所以我也渐渐养成了平庸的性质,但作为一个好学生来说我是有自知之明的。

  但是这不代表我很软弱,班级中我还是有一些威慑力的,不过有一个人我看着很不爽,那就是我的同学——勾玥茹。

  勾玥茹是我们里很热心肠的人,这种性格本来是很招人喜欢的,她也是我们班的生活委员,身体1米65左右,皮肤白净,戴着眼镜,经常露着甜甜的笑容,甚是可爱。因为她开朗活泼的性格,不少人也暗恋她,但是我并不喜欢她我们是有过节的。

  在初一的时候,她因为一件小事冤枉了我,她丟掉了一件东西,就大吵大闹,让我丟了大面子,最主要的是,我并没有拿她东西,但我的颜面一直没有被挽回。

  从此,我们的关系持续恶化,谁也不理谁。因为她是交际花,和很多人都是朋友,很多都是男生,这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所以我越来越恨她,一定要找机会报复她。

  今天,我终于找到机会了。

  今天是周五,学校有活动,一直进行到三点半,最后班级里需要抽签抽两个人去留班值日,结果正好是我和勾玥茹,我心里暗喜,机会终于来了。

  勾玥茹自然是很不高兴,等同学全都走掉了,教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趁她背对着我,偷偷的把班级活动用的跳绳拿了出来。

  今天的勾玥茹上身穿着白色衬衫,下身穿着格子短裙,黑色丝袜,脚上穿的白色运动鞋,看起来清纯的很。

  我的书包里面有一些乙醚,乙醚可以让人昏迷,我走到她身后,她当时在扫地,并没有理我。正合我意,我用抹了药的破布一把捂住她的鼻子,她一惊,但是连挣扎都没有挣扎一下就昏迷不醒了。

  这个时候学校已经差不多没有人了,我先把她的双手绑起来,扛在肩上。走廊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学校的1楼楼梯拐角里面有一个暗门,里面是一个小仓库,专门放一些铲子之类的冬天扫雪用的工具,里面还有一些废旧的椅子等杂物,总之那里几乎没有人去,反而成了我的据点。

  我把勾玥茹扛到那里,将她绑在了一把凳子上,我当时把教室里所有的跳绳都拿了过去,左一圈右一圈绑了好多条,最后确定她动不了了,才放下心来。

  接下来就是唤醒这个小丫头了,我把她的腿抬起来,架在我的腿上,丝袜滑腻的触感让我心头一动。我把她左脚上的运动鞋脱了下来,用一根手指头轻轻地挠着她的脚心。

  脚是人类最敏感的器官之一,连接着很多的神经。如果挠一个人的脚心,轻轻地这样挠是会让人产生快感的,果然过了一会儿,她便慢慢的醒了,嘴里发出着呜呜的呻吟声,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勾玥茹。”我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这是哪儿呀?”她一瞬间醒了过来,旁边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清,便疑惑的问道,但她很快就发现那是我的声音,显得非常焦急。

  “勾玥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你就受着吧。”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我要喊人了!”

  她威吓到,但这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于是我又开始用一只手指头轻轻地挠着她的脚心。

  “你,你要干什么?”她的声音颤抖了一下,明显就是被痒到了。

  “让你受罚。”

  “死变态呀,快放开我!再弄我要报警了!”

  我不屑的看着她,说道:“报警,你想的美,第一,你知道这里是哪吗?第二,你今天带手机了吗?”

  她一愣,勾玥茹今天的确没带手机,这是我上午在她在下课时说话的时候无意中听见的。

  “算了,你乖乖听话,我就放你走,我挠你5分钟脚心,只要你不笑,我就让你走,怎么样?”

  勾玥茹低着头没有说话,我就全当他默认了。于是开始捧着勾玥茹的脚狂挠起来。

  刚开始只是用手指头轻轻的挠,根本算不上什么大的刺激。现在这样疯狂的挠,我捧着她柔若无骨的小脚。隔着黑色丝袜去挠她的脚心,勾玥茹开始紧紧的咬着牙,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心中窃喜,知道如果一直这个样子的话,她连三分钟都停不了,果然,三分钟之后,一声爆笑传来,她真的挺不住了。

  “哈哈哈哈,停下哈哈哈受不了啦!”

  “啪”的一下,苍白的灯光照在勾玥茹的脸上,我把这件屋子唯一的一盏白炽灯打开了,这盏灯的亮度属于非常亮的那种。因为我实在是想看看勾玥茹现在的表情。此时的她面色潮红,眼睛眯成了两只月牙,脸上的两只小酒窝看起来十分的可爱。

  “你失败了。”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就不怕我家里人过来找我来吗,快把我放了!”

  我知道她在强挺,我的q q号其实是她的好友,只不过她不知道罢了。她在上周就发过动态,说这个月她家里的人都要去出差,只留她一个人在家。

  我把这件事儿告诉了勾玥茹之后,她沉默了。但我可没想让她在这里沉默下去,说到:“没办法,你没有听到五分钟,这样的话我只能一直惩罚你,知道你提过五分钟为止。”说完,就把手伸向了她的另外一只脚,把那只脚也搭在我的腿上,我解开运动鞋随意的扔在一边,这样她的两双黑丝长腿就全搭在了我的腿上。

  “你……你找死!”勾玥茹拼命挣扎着,但是被我的手牢牢的按住,无济于事。

  “要不要我试试两只脚一起?”我坏笑到,没等她说话,我就开始了新的动作。我重点挠她的足弓,人的脚中间偏上的部分是最怕痒的地方,穿上了丝袜更加的敏感。这次因为是一下子挠两只脚,她忍了一分多钟就受不了了,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快住手!哈哈哈,受不了啦!哈哈哈……”

  那种柔软的感觉使我一直都忘不了,这就是女孩子的脚吗?简直就是极品,就像在抚摸天鹅绒一般,对于我来说这也是一般享受。我不停的变换着手法,她也在不停的笑,笑的连眼泪都出来了,一直在不停的求饶,但是我没有理她。她越是求饶,我恼的越激烈,挠到后来她一边哭一边笑,脸颊抽搐,身体僵直,样子十分的滑稽,我已经能感受到她的绝望了。

  “怎么样,舒服吗?我亲爱的勾玥茹同学。”

  她没再多说话,只是默默的低着头抽泣,我一笑:“怎么不说话了?今天让你笑个够!”接着双手又一用力,使劲的挠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受不了了,饶了我吧,哈哈哈哈的,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弄了,哈哈哈哈……”就这样,我一直折磨了她半个小时,直到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我惊讶的看着她,她居然笑晕了过去。

  我把绳子解开,因为看她这个样子一时半会儿是起来不了了,便没有理她,径直离开了地下室。

  后来,勾玥茹看见我就躲着走,有一次我们全班乘大巴春游,她被老师安排又坐在我这边,她吓的连话都不敢说,我还看见她的下面湿了一大片,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END


相关文章

实玖留大冒险

  春日的电影总算杀青了,虽然最后还算获得好评,但我想朝比奈学姐大概不会想再回忆拍电影的过程了吧。虽然我顶着那个暴走团长的咆哮才把其中的一部分——果然还是应该说是大部分才对——给剔除。  拍电影第二天...

专栏 tk痒 tk痒 ⋅ 9月前 (03-04)

自习室的故事

  星期五的晚上,寝室里的哥们都去干自己的事了。  而孤单的我,只是抱起两本书,孑然一身地去上晚自习。  济南的五月,已开始有些...

专栏 tk痒 tk痒 ⋅ 9月前 (03-02)

搔痒恶魔

  对于T高中的女生藤崎小夜子来说,她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就是现在在社会上引起很大骚动的,被称为“连续搔痒恶魔”组织中的一员。她在10岁的时候已经被镇上的组织物色到并且让她接受了所谓“搔痒”的精...

专栏 tk痒 tk痒 ⋅ 2年前 (2020-06-12)

脚丫女侠

  “快点,偷个东西要这么长时间吗?!”  “别急,再装点,你,哇啊···”那个人肚子被踹了一脚,手里的麻袋掉了出去,他艰难站起,与同伙们站在一起。  “在脚丫女侠的区域里犯事儿!胆儿挺肥的啊!”代明...

专栏 tk痒 tk痒 ⋅ 2年前 (2020-05-11)

宿舍里的故事

  我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学生,是很老的那种学生,呵呵。快要毕业了,事情自然也就多些,比如说自己的毕业论文。假期看来是泡汤了……  因为时间紧,整理论文的工作实在太烦琐,所以假期里我请两位家在本地的小师妹...

挠脚心文章 tk痒 tk痒 ⋅ 2年前 (2019-12-18)
tk痒

tk痒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