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栏 > 正文

挑刺

yangmore yangmore ⋅ 2019-03-25 22:29:29

  那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好友小丽打来的:“喂!快来我家,有事要你帮忙!快点来呀!”咦?什么事呢,这么急!还好我们两家离的不远,我赶忙收拾好东西,赶到她家。


  一进门,就见她愁眉苦脸地坐在沙发上,两只光脚丫高高地翘起来,架在沙发的扶手上,雪白粉嫩的惹人爱。


  “干嘛?这么急把我找来,也不说清楚点!”看她好像没什么大事,我放下心来。


  “还说呢,我晾衣服,站在那个小竹凳上,谁知道那上面有根刺,扎在我脚心上了,我弄了半天也弄不出来。不把它挑出来,我路都没法走了。求求你了,帮我一下吧。”她可怜兮兮地说。

  “哈哈……”我大笑!我知道她为什么挑不出来那根刺。第一,她怕疼;第二,她怕痒;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她近视眼,500度的大近视。别说是根几毫米的小刺,就是根电线杆子立在面前,她也不一定能看得清。


  “你妈呢?让她帮你挑呀,大热天的把我叫来,就为这事。”我装成满不在乎。


  “我爸值班,我妈出差了,今天一天就我自己在家。不然我叫你干嘛?你以为我爱叫呀!”哼!还挺理直气壮!我决定捉弄她一下。


  “好吧,怕了你了。针和镊子呢,准备了吗?”我问她。


  “都在这儿了,就等你来了。”


  “好吧。你洗脚了没有?别把我熏着了。”


  “刚洗的,就怕你不管。”她撅着嘴说。


  “好了,趴下,我帮你挑。”我开始指挥。她乖乖地趴在沙发上,两脚放平。我拿起针,看了看她脚上扎刺的地方。嘿!扎在右脚中间往上一点点,斜斜地扎进去,只留一个小黑头在外面。看来不是一两下就能挑出来的。于是我也坐在沙发上,把她的脚放在我腿上,仔细地看看了她的小脚。雪白的脚腕,粉红的脚心,肉乎乎的脚趾,光滑的脚心上没有一处老茧,幼嫩如婴儿,简直让人有点下不去手。不过,我可不是吃斋的人,没那善心!我用针尖在她扎刺的地方轻轻地拨了一下。

  “哎呀!痒~~~~!”她大叫一声,就往回抽腿,幸好被我按住。


  “别动,你乱动我就没法挑了!”


  “痒死了!你小心点!”她嚷着。


  “你将就着点儿吧,这地方能不痒吗?谁让你不小心!”我回敬。


  “那我忍着点儿,你可得快点儿,我忍不了多久的。”她没办法。


  快?那可不行!我心里偷笑。“好吧,你忍着点儿,别乱动啊!”我一脸正经。针尖在她脚心上划了几下,眼看着她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我继续。她把头埋在靠垫里,两手紧紧拽着靠垫的两角,我划一下,就看她抽搐一下,肩膀不停地抖动。是痒的。她在笑。我装作没看见。又用针在小刺周围划了几下。


  “哈哈哈……我不行了!痒死了!”她忍不住大笑了出来,两腿开始乱动,我按住她有刺的右脚,不让她抽走,用针尖在有刺的地方刺了一下。“哎呀!疼!”她大叫,用力抽回右脚,坐了起来。


  “干嘛,不挑了?好吧,随你,我还省事呢。”我无所谓地说。


  她犹豫了一下,“不是,我不是不挑了,是又疼又痒,我忍不住呀。好姐姐,你帮帮我吧。”呵……她每次一有事就叫我姐姐,看来不帮还真不行。


  “那怎么办,你老乱动我也没办法呀。”


  她想了想,好像下了决心,“这样吧,你坐下,我还趴着,然后从你一条腿下把脚伸过去,你用这条腿压着我的腿,我的脚还放在你那条腿上,你按着点儿,我就动不了了。”


  还算是个好办法,我同意了。用我的右腿压住她的右腿,将她的脚放在我的左腿上,再用左手按住她的脚趾。准备好了以后,我又拿起针在她脚心上拨了起来,不过不完全是拨刺,大概拨五六下里有一次是拨刺,有一次不轻不重地扎她一下,剩下的是在乱划。可她不知道,忍了两三下以后就开始笑。每当我扎她一下,她就大叫一声,然后又是笑,“哈哈哈……痒啊……哈哈……轻点……哈……哎呀,疼……哈哈……轻点……哈哈……快点哈……哈哈……我受不了了!哈哈……哎呀……哈……”我按住她的右脚,一点一点地拨那根刺。其实,如果好好拨的话,有十几下也就可以出来了,可那样也太不起观众了,我只好搀搀假。她笑的越来越厉害了,身体也不老实地开始扭动,没事做的左腿也乱蹬乱踹,看来是不太舒服。不过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不多玩几下怎么对得起大家呢。

timg (3).jpg

  忽然,我又想出了个点子。


  她乱蹬的腿终于踹在我身上了,被我按住的右腿也一直不老实的扭着,我停下手,装成不耐烦的样子:“不管你了,老瞎蹬,再把我踢出个内伤来怎么办?这脚也不老实,扭来扭去的我怎么挑刺呀!”我把她的脚推出去。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她为难地说:“我也没办法呀,太痒了,人家受不了了嘛!我已经很努力地不动了,可越来越痒,我实在忍不住了。”


  “那怎么办?要不别挑了,你将就着点吧。”我故意说。


  “那哪儿行呀!我没法走路了!求求你了,再帮我一回吧,我保证再也不动了!”她央求着。


  “不动?你做的到吗?我那么按着你都按不住,你能不动,鬼才信呢!”我不理她。她也知道自己做不到,为难得很。“那你说怎么办呀?”她也没办法了。


  “我哪儿知道怎么办呀,又不能把你绑起来。”我提醒她。


  “绑起来?好呀好呀,没关系,你看哪儿合适,只要能把那根刺挑出来,怎么都行。”傻丫头,还以为我不愿意呢。


  “真绑呀,那哪儿行呀,那成什么了。”我装着不同意。


  “没关系,绑吧,绑吧。”她下了决心。


  我心里偷笑,看了看她家里的家具,看哪样能用上。找来找去,还真不错,被我找到了。她家里有一张很老的单人折叠钢丝床,我把床拖出来打开,抱来一张毛毯,折成一人宽的长条铺在上面,又找出一捆小手指粗的绳子和几条毛巾。

timg (2).jpg

  “来吧,趴在上面。”她老老实实地趴在上面,我拿起粗绳子,先把她的腰固定在床上,折叠床的网眼正好穿绳子用。然后是腿,两腿分开,先用毛巾把两条腿要捆的地方分别裹起来,然后大腿小腿上各一道绳子。垫毛巾是为了防止勒出印,玩归玩,弄出伤来就不好了。在有刺的右脚下面又垫了两块毛巾,是为了让脚心不起褶。一切准备好了以后,我对她说,“你想好了,这回是挑出来为止,不挑出来我可不放你,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痒,是不是笑了。”


  她用蚊子似的声音回答:“行,你别管我,挑出来为止还不行吗。”一副受气小媳妇模样。其实也差不多。


  “那我开始了啊,你准备好了。”我告诉她。


  “行,开始吧,我……哈哈……哈……”她没说完,我已经开始了,一面用针在她脚上胡乱划着,一面看她难受的模样--没有捆住的双手一会儿拍打着床面,一会儿又紧紧抓住床边,嘴里呵呵哈哈地笑着:“哈哈……痒痒哈……痒死了哈……哈哈……痒死我了……哎哟……哈哈……你……你快点哈……哈……我要不行了哈哈……妈呀……哈哈……我不挑了哈哈……别……别……哈哈……别挑了哈……哈哈……哇……”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夹着尖叫。我才不管她,刚才说好了的,不管她笑不笑,挑出来为止,反正现在随我怎么玩她也没办法。再说我也不是光玩,刺已经出来一点点了。

这里是付费内容

售价:1 tk币

升级青铜VIP可免费查看,【 点击开通VIP

登录并购买后可看! 登录 注册


相关文章

实玖留大冒险

  春日的电影总算杀青了,虽然最后还算获得好评,但我想朝比奈学姐大概不会想再回忆拍电影的过程了吧。虽然我顶着那个暴走团长的咆哮才把其中的一部分——果然还是应该说是大部分才对——给剔除。  拍电影第二天...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8月前 (03-04)

搔痒恶魔

  对于T高中的女生藤崎小夜子来说,她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就是现在在社会上引起很大骚动的,被称为“连续搔痒恶魔”组织中的一员。她在10岁的时候已经被镇上的组织物色到并且让她接受了所谓“搔痒”的精...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1年前 (2020-06-12)

脚丫女侠

  “快点,偷个东西要这么长时间吗?!”  “别急,再装点,你,哇啊···”那个人肚子被踹了一脚,手里的麻袋掉了出去,他艰难站起,与同伙们站在一起。  “在脚丫女侠的区域里犯事儿!胆儿挺肥的啊!”代明...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1年前 (2020-05-11)
yangmore

yangmore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