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挠脚心文章 > 正文

图书馆的故事—争座位

yangmore yangmore ⋅ 2019-03-29 20:15:26

  顾小玲是上海某大学的大四本科生,从小被父母视作掌上明珠的她学习优秀,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也是老师的得力助手,但是她从小娇生惯养,形成了处处只为自己考虑的思想。眼看快毕业了,小玲准备继续深造,于是买了好多考研的材料,一心一意准备考研究生。


  嘉嘉和婷婷是一对好朋友,也是这所大学的本科生,只不过她们是刚踏进校门不到一个学期的新鲜人。小玲和嘉嘉她们不是一个专业,以前也并不认识。可是,就在今年临近期末的这段时期里,她们却为了抢占图书馆座位的事情结下了梁子。


  事情是这样的:为了准备周二的高数考试,嘉嘉和婷婷周一一大早就来到了图书馆,想找一个比较好的位子来进行最后的冲刺。因为图书馆有中央空调,所以每到寒冬或是酷暑,这里的座位总是供不应求,尤其是今年的上海特别的冷,自修教室里又没有空调,于是大家都克服了睡懒觉的毛病,早早的爬起来希望能在这温暖的图书馆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哈哈,今天占座计划成功!”婷婷开心地对嘉嘉说。她们早早的就等在图书馆门口,跟着管理员一起进到馆内,所以有很多的选择空间。她们最后挑选了靠窗户的一张仅供两人坐下桌子,这样就算学累了还可以看看窗外的风景,让眼睛得到休息。


  “是啊!好开心啊,明天的高数有希望了。”嘉嘉也开心的笑了。嘉嘉是班里的乖孩子,平时话不多,但是脑子很活跃,经常会冒出好的点子;婷婷刚好相反,性格有点假小子的她在班里就是风云人物,甚至在学校里都是小有名气,刚进大学的她就凭着自己高超的球技合和在高中培养的组织能力成为了校女篮的一员并兼任了校篮球队的经理。(就是灌篮高手里彩子的角色啦!)互补的性格让她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学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她们都有点饿了。女孩子就是这样,早上为了抢个好位子连早饭都省了,结果学了一会儿就支持不住了。婷婷决定出去买点吃的,让嘉嘉看着座位。就在这时,我们的另一个主角:顾小玲出现了。由于天气关系,她今天穿了一件浅灰色大衣,淡蓝色牛仔裤,脚上蹬了一双咖啡色的圆头皮鞋。因为早上起来得有点晚,想到抢位子已经没什么希望了,她干脆吃了早饭才过来,想碰碰运气看有没有只占了座人却不在的情况。顾小玲转了一圈,发现所有的位子都坐满了,——除了嘉嘉的那张桌子,于是她走了过去。


  “这里有人了。”嘉嘉看到顾小玲走了过来,急忙说道。


  “人?在哪里?”顾小玲故意装傻——桌子上还有婷婷的书。


  “这里还有我同学的书呢!你没看到吗?”


  “哦,那能不能让我先坐一会儿?她来了我再走?”说着,她不由分说就往下坐。


  “。。。。。。”嘉嘉还没来得及开口,顾小玲已经坐下了。“这人怎么这样啊?哎,不管了,反正一会儿婷婷来了一起赶她走!”嘉嘉心里想着。但是善良的她怎会知道顾小玲心里却另有打算:因为图书馆有规定:为了防止馆内座位资源的浪费,离开座位15分钟以上者视为放弃座位。所以顾小玲故意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才九点二十啊。”嘉嘉也没往心里去,继续一个人看书。


  话分两头:婷婷买好了早饭,想到今天有《体坛周报》卖,热爱体育的她于是又拐弯去学校外面的报亭买了一份报纸。结果当她回来时发现自己的座位上竟然有了人。“哎,同学,这个位子是我的。”婷婷说。


  “对啊,我同学回来了,你去别的地方吧。”嘉嘉也说道。


  “可是现在已经过了九点三刻了,我来的时候才九点二十,规定说离开座位15分钟以上就视为放弃座位,你都超时快一倍了,你让我走好象说不过去吧!”


  嘉嘉她们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带着金丝眼镜,一幅学生模样的人会这么不讲道理。“可你刚才说我同学来了你就走的啊!”嘉嘉说。


  “我不跟你们争,你们有不服气就叫管理员来吧。”顾小玲不耐烦地说,“我还要考研,你们不要浪费时间了。”


  婷婷气得差点摔凳子:“你这人素质怎么这么低!还考研呢!谁要你啊?”可是任凭婷婷怎么说,顾小玲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


  “那边干什么?图书馆里不许喧哗!“远处,管理员注意到了这边的争吵。“算了算了,别跟这种人争了,浪费口水。”嘉嘉劝着婷婷“我们去教室自修好了。”


  “死女人!一定要找个机会整整她!”婷婷还在愤愤不平。


  “就是!真不要脸!凭自己多吃几年饭就出来欺负人!”嘉嘉也很生气。突然,嘉嘉看到了自己上周和婷婷刚去小店里做的指甲:她自己是粉红色的指甲配白色樱花的图案,婷婷的则是乳白的指甲配黑色的调皮猫爪图案,灵感就这样在她脑中闪过:她的男朋友志扬经常找机会帮助她的双脚挠她的脚心,说实话,嘉嘉并不太喜欢志扬这样,因为那滋味实在不太好受,只不过志扬对她一直很体贴,所以偶尔玩一下倒也没什么。今天碰到了这么个刁蛮的女人,嘉嘉准备用志扬的手段来教训一下顾小玲,正好旁边还有个“大力士”。


  “说到整人,我倒有办法!”嘉嘉兴奋的对着婷婷耳语起来。


  “哈哈!好!搞死那个臭女人,就这么办!”


  这两个被欺负的大一女孩回到了寝室,她们各自拿了一些东西,还写了一张小纸条“同学们,本茶水室饮水机有故障,请大家到别的茶水房打水,谢谢配合!”准备就绪后,嘉嘉和婷婷对望了一眼,不禁露出了一种不易察觉的微笑。


  图书馆里,自习的人越来越多,屋子里的温度也越来越高。顾小玲感到有些渴了,她拿出水杯,准备去茶水室冲一杯咖啡提神。可是当她刚走进茶水室,就发现刚刚被她赶走的婷婷也在里面,也许是感到了尴尬,她想去另一个茶水室,谁知道刚转过身子,嘉嘉已经把门关上并反锁了。(门上已经贴了她们事先准备好的纸条)


  “你们要干什么?”顾小玲感到一点害怕。


  “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很神气吗?我们不想怎么样,只想让你道个歉。”婷婷说道。


  “我是按规定的!你们自己没看好座位就别怪我!”顾小玲听到她们“不想怎样”,又看她们是新生,不免底气又足了。


  “哎,明明你指了条明路,你却偏偏不走,那就别怪我们了!”嘉嘉说着,给婷婷使了个眼神,婷婷马上用手捂住了顾小玲的嘴,顺势把她脸朝下绊倒在地。嘉嘉从兜里掏出一双黑色长筒丝袜蒙住了顾小玲的眼睛——那是嘉嘉从寝室带来的自己的丝袜。


  顾小玲拼命挣扎,但是婷婷可是女篮队员,力气非常大,一般男生都不是她的对手,何况娇生惯养的顾小玲呢?嘉嘉蒙完她的眼睛后,又从婷婷的包里拿出一条毛巾,在婷婷的帮助下把毛巾伸直勒到顾小玲的嘴里,然后绕到她的脑后打了个节,这样顾小玲就只能无助地发出“呜….呜………”的声音了。接着,婷婷坐在顾小玲的大腿上,开始用绳子捆她的小腿和脚踝,最后把她的双手绑在了茶水室的管道上。


  就这样,顾小玲被两个大一的女生捆在了图书馆茶水室的地上。她双手朝前被绑在水管,身子是朝下的。婷婷坐在她的大腿上,把顾小玲的被捆的严严实实小腿扳起来,把她的两个脚踝搂在胸前。嘉嘉和婷婷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开始了预先设计好的步骤。


  嘉嘉开始解顾小玲皮鞋的鞋带,她故意慢慢地拉着鞋带,这让顾小玲更加害怕,她使劲挣扎着,但是小腿和脚踝都被捆着,又被婷婷搂在怀中,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忽然她感觉到脚上一凉:她的皮鞋被脱了下来。她穿了一双有多种彩色条纹款式的棉袜,样子和麦当劳叔叔的到是很相似,只不过颜色不只是白色和红色,还有黄,绿,蓝,橙等颜色,都很鲜艳。


  嘉嘉和婷婷看到大四的女生还穿这么可爱的袜子不禁捂起嘴巴轻轻的笑了起来。顾小玲可不管她们在笑什么,从小被视为掌上明珠的她从来没受过这份罪,而且自己的鞋子还被两个大一的女生脱掉,这是多么羞耻的事啊!再说,她这星期忙着考研,袜子一直没有洗,虽然她并不是汗脚,但是袜子一直穿在脚上几天都没换过多少还是会有点味道的。好在今天早上她往鞋子里喷了一点香水。但现在不是想袜子臭不臭的时候,她只想大喊,可是嘴巴被毛巾勒住了,根本没法出声,最多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这根本没有用。


  嘉嘉脱下顾小玲的鞋子以后,先顽皮地把鼻子凑到她的脚尖处闻了起来,她闻到的是一种香臭结合的味道,这是顾小玲的袜子和香水共同“合作”的结果,接着,嘉嘉开始用她得意的指甲在顾小玲的脚底上滑动起来。


  顾小玲突然感觉到了从脚底传来的无法抗拒的痒感,身体像触了电一样,她拼命的挣扎,从喉咙里不断的发出“呜呜呜。。。呜呜”的声音,之所以她的反映如此强烈是因为她的双脚从小就没怎么被人碰过,挠脚心只是在小时候爸爸妈妈逗她玩的时候才会发生,长大后那对玉足更是她自己最珍爱的地方之一,不但每天睡觉前用护手霜按摩双脚,还经常用从香港买来的除去脚上的角质,这使得她的双脚光滑细嫩,自然敏感得很。


  嘉嘉的指甲为了画上花纹,留了几乎有一厘米长,她先把指尖抵在顾小玲的脚后跟,形成了一个浅浅凹坑,然后慢慢的划向脚尖。这样一下下的滑动就已经让顾小玲接近疯狂了,可是她双手被捆在水管上,身子被婷婷坐着,双脚又被婷婷牢牢抱在一起,任凭她怎么挣扎,双脚还是躲不开嘉嘉顽皮的指甲。


  这时,婷婷也腾出了一只手在顾小玲的脚心挠了起来,她的指甲比嘉嘉德短一些,但是由于经常锻炼的关系,婷婷在对手指的力量掌握上更加熟练。她一会儿挠着脚心,一会儿又用指甲在脚的侧面轻轻滑动,一会儿还捏捏她的脚指头,就这样不停的玩弄着顾小玲的棉袜脚。嘉嘉在一旁也开始加快手指的速度,还不时的照顾一下脚背,让顾小玲的脚完全笼罩在酥痒的感觉之中。


  两个可爱的女孩玩了一会儿,觉得还不过瘾,于是嘉嘉把手从顾小玲的裤管伸进去,摸到了棉袜的袜口,然后一点点的往下脱着。顾小玲虽然感到有人在脱她的袜子,但是经过刚才的挣扎,她已经知道即使她再使劲也无法逃脱这两个女生的控制,所以她把力气都集中在脚上,她尽力把脚面弯起来,还不断的扭动脚腕,想要阻止嘉嘉的“脱袜行动”。


  嘉嘉看到硬脱会很费力,就用一只手抓着手里的棉袜,另一只手则在顾小玲的脚后跟上挠了起来,顾小玲没想到自己的脚后跟也那么敏感,脚上的劲一下子松了,嘉嘉顺势一拉,顾小玲的彩条棉袜就被脱了下来,露出了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脚(上海的冬天很冷,一般屋子里也没有暖气,所以爱美的女孩子通常都会在里面穿上一双长筒袜代替棉毛裤,也就是北方人说的衬裤或者秋裤,来让自己的腿看起来更苗条一点)。说实话,顾小玲的脚长得确实很好看,脚掌不大但肉乎乎的,脚趾不是很长但是很精致,脚心很深的陷在脚掌里,外面在包裹着一双肉色丝袜,脚指甲上涂的天蓝色指甲油隐隐约约,可爱与调皮中又带着性感。


  “喂,你玩了好久啦!什么时候换我呀?”婷婷抱着顾小玲的脚问道。


  “不好意思哦,都忘了你啦!”嘉嘉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来,我来抱住她!”说着,两人调换了位置。婷婷是第一次玩TK的游戏,不过看着嘉嘉刚才玩的起劲,她也跃跃欲试了。等嘉嘉抱住了顾小玲的脚踝,婷婷马上就在她的脚心里很命地挠了起来。刚才脚上有厚棉袜的保护,顾小玲已经受不了了,现在只有一双薄如蝉翼的丝袜,婷婷又是个新手,下手很重,她只觉得脚底又痛又痒,但是经过刚才的挣扎,她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就只好在挣扎与任人宰割中摇摆不定。


  嘉嘉看到婷婷那样粗暴的挠法也觉得别扭,就让婷婷先停一下,然后手把手教了起来:“首先要让她的脚底张开来,然后用指甲在脚底轻轻的,慢慢的挠,这样才能让她痒!就像这样….”顾小玲听着她们边讨论边玩弄自己的脚,心里又羞又怕,委屈的泪水已经在眼里打转了,同时从脚底传来的阵阵痒感又逼着她不由自主地笑着——尽管她嘴里勒着毛巾。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回落在这两个小妮子手上。


  经过嘉嘉的“指点”,婷婷也开始慢慢找到了TK的乐趣。顾小玲的双脚就像两条小鱼一样在她手里挣扎,尤其是当婷婷乳白色的指甲在她脚底一下下地滑动的时候,穿着丝袜的小肉脚就一跳一跳的,让她就得很有趣也很刺激。婷婷时而并起手指像耙子一样耙国顾小玲的脚掌,时而用一两个手指在她深陷的脚心轻轻的点着。顾小玲在这样的玩弄下已经接近崩溃了,她竭尽全力的喊叫,可是根本没用。这种感觉让顾小玲一下子陷入了疯狂的境地,她拼尽全力的抖动身体,可是却无济于事,她已经快笑不出来了,眼泪也开始流了下来,她不知道,这样的折磨还会持续多久。。。。。。


相关文章

实玖留大冒险

  春日的电影总算杀青了,虽然最后还算获得好评,但我想朝比奈学姐大概不会想再回忆拍电影的过程了吧。虽然我顶着那个暴走团长的咆哮才把其中的一部分——果然还是应该说是大部分才对——给剔除。  拍电影第二天...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8月前 (03-04)

搔痒恶魔

  对于T高中的女生藤崎小夜子来说,她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就是现在在社会上引起很大骚动的,被称为“连续搔痒恶魔”组织中的一员。她在10岁的时候已经被镇上的组织物色到并且让她接受了所谓“搔痒”的精...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1年前 (2020-06-12)

脚丫女侠

  “快点,偷个东西要这么长时间吗?!”  “别急,再装点,你,哇啊···”那个人肚子被踹了一脚,手里的麻袋掉了出去,他艰难站起,与同伙们站在一起。  “在脚丫女侠的区域里犯事儿!胆儿挺肥的啊!”代明...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1年前 (2020-05-11)
yangmore

yangmore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