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挠脚心文章 > 正文

暑假里疯狂的惩罚

yangmore yangmore ⋅ 2019-04-09 12:14:12

  暑假到了,这是做学生最快乐的时候,回到家里香香把一切事情都抛到了脑后,包括考试考砸了的事情。晚上,家里的电话突然响起,香香拿起电话,从电话里传来了徐坷的声音,她说明天已经约好了李敏到她家玩,问香香去不去。徐坷告诉她父母都出差了,半个月以后才回来,家里没人管着,所以毫没犹豫的答应了。


  李敏和徐坷都是香香的好朋友,她们仨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是同班,后来香香和李敏上了高中,而徐坷却没考上,只好提前工作了,但她们仨还是经常保持着联系。前些日子徐坷自己租了套一居室和父母分开生活了。香香心里想正好利用这次机会顺便参观一下她自己的家。


  第二天一大早香香就按约好的时间到了她电话里告诉的地址,没费多大功夫香香就找到了她的家。开门的正是徐坷,进了屋香香看见李敏坐在沙发上,正等着香香呢。三人聊了一会儿,然后商量着玩什麽,徐坷提议玩扑克,香香和李敏异口同声的答应了。说着徐坷从抽屉里拿出一副牌问:“说吧,咱们玩什麽?”争论来争论去仨人也没个统一的意见。突然,徐坷眼睛一亮说:“我有一个好主意,咱们仨人就玩争上游,但是,赢了的一方让输了的一方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也就是说输了的必须听赢了的,怎麽样?”


  三人一拍即合,就决定玩这个,结果第一局,香香输了。看着赢了的李敏正想着坏主意的得意劲儿,香香心里有些不安,不知她要自己做啥。就在这时,只见徐坷趴在李敏的耳朵边说了些什麽,两人同时一乐,然后李敏转头对香香说:“我想好了,让你脱了鞋躺在她家卧室的床上。”


  走进卧室来到床边,她正要弯腰脱鞋,谁知李敏一把将她按倒在床上。香香还没来得及反抗,徐坷也从厨房拿了绳子走进卧室把她死死的按住。


  香香嘴里嚷嚷着:“嗨!你们要干什麽!…快放开我…快放开!”


  “当然是惩罚你了”


  “什麽!惩罚?怎麽惩罚?”香香神色慌张的问道。


  “嘿嘿!你马上就知道了。”李敏怪笑道。


  李敏走到香香的左脚旁边坐在地板上,伸出一只手指在香香的前脚底板上画圆圈,隔着袜子香香觉得一阵酥痒的感觉从左脚底板上传来,香香用力想抽回她的左脚,但该死的绳子却绑得牢牢地,根本动不了。香香左右摇晃着自己的左脚,想避开她那根手指头,但她却一步步紧追不放,不停地在香香的脚底板上乱搔。刚开始时香香还能勉强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毕竟隔着袜子并不是十分忍受不了,香香大叫着:“干什麽!放手!放手!”但没叫几声香香看见徐坷坐到了香香的右脚边,与李敏一样伸出一只手指隔着袜子开始在香香的右脚底板上不停得搔痒,这一下子香香开始有些受不住了,酥痒的感觉比刚才增加了一倍,并且从香香的左右两只脚底板不停地传来,香香立即停止大叫紧闭香香的嘴唇控制住不让自己笑出来,嘴里发出了嗯嗯……的声音。


  “嘿,刚才不是叫得那麽大声吗。现在怎麽变哑巴了?”徐坷讽刺得说到。


  见香香双唇紧闭她俩停止了搔痒,香香以为这可怕的折磨结束了,可谁知李敏一把将香香左脚上的袜子扒掉,露出了香香赤裸的左脚,徐坷在一旁笑对香香着说:“哈哈,看来这回你真的要倒霉了。”李敏又伸出她那根手指,在香香左脚的脚跟上不停的画着圈搔弄着,香香咬紧牙紧闭嘴唇不笑出声来,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又伸出另一只手的手指在香香的右脚底板上搔着,从脚底板和脚趾之间的部分与脚底板之间来回的搔。


  这下香香再也忍不住了,一阵大笑爆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手哈哈…嘿嘿嘿…太痒了…我受不了…哈哈哈哈哈哈…痒痒啊…哈哈呵呵……”


  李敏的双手不停的在香香的左脚底板和脚跟上搔着,它的十根手指全贴在香香的脚上,又轻又柔的用她的指尖搔香香,香香大笑着并感觉她的两只手慢慢的从脚底板和脚跟向着香香的脚心滑动。香香的喘息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快,笑声也随之变大,香香用力扭动着左脚,脚趾头也前后乱动,肚子也随着喘气一上一下的起伏着。当她的双手同时到达香香的脚心时,香香发出了一声尖叫:“哈哈…天哪!!”


  就在此时,香香感到右脚上的袜子也被别人脱掉了,只见徐坷也伸出了她的双手在香香的右脚也搔了起来,香香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了歇斯底里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呵呵呵呵呵……


  她俩一个人搔脚心的同时另一个人就搔脚跟,像商量好似的。香香的十个脚趾头像磕头虫一样乱动,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身体不停地扭来扭去,两条腿哆嗦着,肚皮随着喘气的急促起伏的越来越快。香香嘴里开始求饶:“哈哈哈哈哈…饶了香香…哈…饶了香香吧…求求你们…哈哈哈…嘿嘿呵呵哈哈……”


  可她俩理也不理香香,并且同时搔起香香两只脚的脚心来,一股奇痒从香香双脚的脚心直窜脑中。香香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尖叫:“啊!香香的天!香香的妈呀!!哈哈哈哈哈…别这样!…饶了我吧…我最怕搔痒了…哈哈哈…我最怕挠脚心了…哈哈呵呵……”香香已经笑的快喘不过气来了,肚子快速上下起伏着,两条腿不停的哆嗦着,身体已经扭曲的变了形。


  由于一种生理反应,香香的十只脚趾不由自主的向着脚心的方向弯曲,想要减轻这种痛苦。徐坷看到香香极力想躲避搔痒便对李敏说:“搔她脚背!看她的脚还躲不躲。”一声令下,她们用手轻轻沿着每根脚趾之间的缝隙滑向香香的脚背,然后在那里轻搔一阵子之后又从下一只脚趾开始反复的搔香香的脚背。由于脚背上的神经不比脚心的少,难以忍受的痒再次传向香香的大脑。香香只能将十只脚趾用力向后翘起弯向脚背以减轻痒痒的感觉。同时香香嘴里还得不断大笑:“哈哈哈哈…别搔我的脚背…哈哈…呵呵…别搔了…住手吧…哈哈……”


  可她们哪里听香香的,看到香香的脚由于用力向后翘而使得脚心完全暴露,脚弓的曲线显现出来,就这样每当香香的脚心蜷起时她们就搔香香脚背的痒,而使香香的脚心张开,然后继续搔脚心。最后干脆脚心脚背一起挠。香香被她们折磨得死去活来,不多时眼泪开始随着大笑声从香香眼中涌出。香香竟然被搔脚心笑出眼泪,这真让香香感到丢人。然而更使香香难看的是她觉得自己快控制不住小便了。搔脚心的折磨进行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停止,香香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来的这地狱般的一个小时。香香的嘴因为长时间的大笑快要痉挛了,香香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泪如泉涌般的从眼框里流出。

相关文章

实玖留大冒险

  春日的电影总算杀青了,虽然最后还算获得好评,但我想朝比奈学姐大概不会想再回忆拍电影的过程了吧。虽然我顶着那个暴走团长的咆哮才把其中的一部分——果然还是应该说是大部分才对——给剔除。  拍电影第二天...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8月前 (03-04)

搔痒恶魔

  对于T高中的女生藤崎小夜子来说,她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就是现在在社会上引起很大骚动的,被称为“连续搔痒恶魔”组织中的一员。她在10岁的时候已经被镇上的组织物色到并且让她接受了所谓“搔痒”的精...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1年前 (2020-06-12)

脚丫女侠

  “快点,偷个东西要这么长时间吗?!”  “别急,再装点,你,哇啊···”那个人肚子被踹了一脚,手里的麻袋掉了出去,他艰难站起,与同伙们站在一起。  “在脚丫女侠的区域里犯事儿!胆儿挺肥的啊!”代明...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1年前 (2020-05-11)
yangmore

yangmore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