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挠脚心文章 > 正文

古代宫女的刑罚

yangmore yangmore ⋅ 2018-12-06 20:22:33

  中国古代的封建制度不得不说是落后和颓废。然而在古代的‘皇帝’制度中,除了那些得宠大臣妃子之外,还是有不少人能够享福的……例如,我们的同好读者……


  “唔……都是那个讨厌的公主,害的我们现在都成这样了。”一个长的颇为标志的宫女正在当朝公主居住的地方偷偷发着牢骚。自然,这种在那时可以称之为“大逆不道”的话只能和自己最知心的好友默默分享。


  “嘘,你可要小心点……听说公主最讨厌的就是背后说闲话的人了,要是被她发现呀,又是一顿好笑,我可不想再受这个了。”当另一个绝色宫女在说到“好笑”两个字的时候,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寒战,仿佛这两个字会随时吞噬她似的。


  先前说话的那个宫女偷偷摸摸向四周看看,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道:“看,你知道这是什么?”


  “巴……”话还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惊呼的地点可不对……


  “嗯,我们就用这个来整整公主,让她还敢不敢这样对待我们!”……


  四个时辰过后


  “好啊……好啊,你们在宫里吃我的睡我的,现在还敢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了!我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容嬷嬷——一向被称作为虐王之王的胖老太婆,对着下面一排都是颇为漂亮的宫女叫道。


  “太医说,公主是吃了掺了巴豆的海鲜粥才会这样的。太医还说,因为下的量不多,所以是谁下的,他身上自然还有不少。”


  在这个推理能力还不错的太医的结论之后,那两个做了‘坏事’的宫女身体忍不住抖了抖,自然逃不过眼光锐利的容嬷嬷的观察。“你,你,你,你,你,你们五个出来。”容嬷嬷随便点了五个人——自然有那两个宫女在内。“我知道你们的巴豆藏得都很好。我不搜你们,让你们自己拿出来。你,就是你,先过来!”容嬷嬷指着那两个宫女其中被教唆的那个……幸好巴豆不在她的身上,容嬷嬷就是王母娘娘下凡也不能找到。“把手举起来!”容嬷嬷脸上带着一丝凶狠的神色,让那个宫女忍不住乖乖听命,把手举过头顶。突然,容嬷嬷伸出手,在那个宫女的腰上轻轻点了一下。这突如其来的痒感完全出乎那个宫女的意料。天生怕痒的感觉使然,让她忍不住轻叫出声,双手急急着缩回“好啊,原来是你们两个!”容嬷嬷实验完毕,见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放过其他无辜的宫女,眼光毒辣地留下了那两个‘顶风作案’的宫女。她们跟着容嬷嬷走进了公主的住所,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在颤抖——一场大刑即将等待着她们。


  “来人!把彩云、彩月拿下!”容嬷嬷厉声喝道。几个侍卫立即拿下了她们。“把彩云、彩月给我绑在床上,扒掉她们的衣服,扒了她们的鞋袜!”说完,侍卫们就立即动手。现在,彩云、彩月身上只剩内衣裤,鞋袜也被脱掉了。她们两个被侍卫们绑成了大字。


  公主走了过来,很气愤的说:“你们两个小贱人,竟敢害我!”


  “公主,饶了我们吧。”彩云、彩月哀求着。


  “饶了你们,门也没有!你们拿我当傻子啊,我早就看出来了,刚才我什么都听见了!你们竟敢偷笑!几天不胳肢你们,你们皮又痒痒了!你们不是笑吗,好,我今天就让你们笑个够!容嬷嬷,这两个丫头交给你了!”说完,公主就离开了。


  两个宫女露出恐惧的神色。“现在害怕了,晚了!来人,给我好好胳肢这两个小贱人!”容嬷嬷下令。


  侍卫们四个人胳肢一个丫头,现在他们已经做好了胳肢她们的准备。侍卫们已经把手伸进了彩云、彩月的胳肢窝里,虽然还没开始胳肢她们,但彩云、彩月已经发出了吃吃的笑声。“吃吃。。。嘻嘻嘻。。。嘻嘻嘻。。。痒痒。。。嘻嘻嘻。。。咯咯咯咯。。。”彩云、彩月尽管想夹住侍卫们的手,但无济于事。


  “给我狠狠挠她们胳肢窝,我没说停不许停!”容嬷嬷好威武。


  “容嬷嬷开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容嬷嬷刚说完,侍卫们就开始胳肢彩云、彩月的胳肢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容。。。哈哈哈。。。嬷嬷。。。哈哈哈。。。饶了。。。哈哈哈。。。我们。。。痒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痒,痒死你们!给我使劲挠!”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彩云、彩月后悔自己的愚蠢了,但在侍卫们的胳肢下,只有大笑不止。


  “行了,让这俩小贱货喘口气,别笑死了。”容嬷嬷幸灾乐祸道。侍卫们终于停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呼。。。呼。。。呼。。。”彩云、彩月终于脱离剧痒,大口喘着粗气。


  “她们歇够了,给我挠她们肋巴骨!”


  “喳!”侍卫们立即动手,开始在彩云,彩月的肋巴骨上挠了起来。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天生怕痒的彩云、彩月哪里经得起这般胳肢,又开始笑个不停。“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容嬷嬷。。。咯咯咯。。。开恩。。。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容嬷嬷哪里能听,又对侍卫们说:“别一个劲挠肋巴骨,那小腰也挠挠!”


  “喳!”侍卫们又开始胳肢彩云、彩月的小细腰。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饶了。。。哈哈哈。。。我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停!”容嬷嬷下令。“两位丫头,怎么样啊?”


  “呸!”彩云对容嬷嬷吐了口水。


  “反了反了!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好好胳肢她们上半身!给我胳肢一个时辰!”侍卫们又开始动手了。彩云后悔了,但真的晚了。侍卫们开始不停地胳肢彩云、彩月的胳肢窝、肋巴骨、小细腰、前胸、后背。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哈哈。。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时辰终于过去了,彩云、彩月已经是笑得筋疲力尽,口水流淌。


  “你们没发现吗?这俩丫头的小脖子可够嫩的啊,这痒痒肉一定少不了。”容嬷嬷说。


  “容嬷嬷,我们知道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求您,别再让他们胳肢我们了,我们受不了了!”彩云、彩月哀求着。


  可容嬷嬷哪里肯停啊,“给我摸她们脖子!”侍卫们你一下我一下地摸彩云、彩月怕痒的脖子。彩云、彩月又是一阵笑。“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容嬷嬷又让侍卫们胳肢了彩云、彩月好久。


  “这俩丫头笑累了,你们也挠腻了吧?换换,你们四个给我胳肢彩云,你们四个给我胳肢彩月去。”说完,侍卫们换岗了。彩云、彩月也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们的是什么。“这上半身差不多了,咱换个地啊!给我狠狠挠她们脚丫子!让这俩小贱人再乐一个时辰!”容嬷嬷好狠。


  “喳!”随着侍卫们的答应,彩云、彩月又开始受罪了。八个侍卫,两个一组负责按腿,另外两个一组,负责挠彩云、彩月的脚丫子。侍卫们脚趾、脚心、脚背、脚掌,挠的不亦乐乎。彩云、彩月痒得不亦乐乎。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给我狠狠地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彩云、彩月疯狂地笑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容嬷嬷。。。哈哈哈。。。求求。。。哈哈哈哈。。。别。。。哈哈哈。。。挠。。。我们。。。哈哈哈。。。脚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公主驾到!”公主来了。


  “公主。。。哈哈哈。。。我们。。。哈哈哈。。。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停,你们知道错了就好,不过,为了惩戒你们,我还得让你们笑半个时辰!给我在挠她们半个时辰胳肢窝!”公主一声令下,侍卫们又开始胳肢彩云、彩月胳肢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公主见半个时辰已到,就让侍卫们住手了。“你们以后胆敢再放肆,我还用痒刑伺候你们!”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彩云、彩月急忙哀求。公主让侍卫们给彩云、彩月松了绑,彩云、彩月再不敢放肆了。

81206202102.png

相关文章

实玖留大冒险

  春日的电影总算杀青了,虽然最后还算获得好评,但我想朝比奈学姐大概不会想再回忆拍电影的过程了吧。虽然我顶着那个暴走团长的咆哮才把其中的一部分——果然还是应该说是大部分才对——给剔除。  拍电影第二天...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8月前 (03-04)

搔痒恶魔

  对于T高中的女生藤崎小夜子来说,她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就是现在在社会上引起很大骚动的,被称为“连续搔痒恶魔”组织中的一员。她在10岁的时候已经被镇上的组织物色到并且让她接受了所谓“搔痒”的精...

专栏 yangmore yangmore ⋅ 1年前 (2020-06-12)
yangmore

yangmore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