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挠脚心文章 > 正文

新婚之夜(上)

tk痒 tk痒 ⋅ 2018-12-21 22:38:20

  在我们少数民族乡里还很传统,婚姻仍实行媒人介绍,不到结婚那天,是不知道自己的新娘是谁的。我到二十岁时,乡里的媒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姑娘,说这个女孩性格内向诚实,人也长的漂亮,皮肤白净,看上去还像个淘气可爱的小姑娘,又很老实听话,今后对丈夫的话是绝对服从。父母与我都表示同意,亲事就这样定下来了。不久我们便结婚了。

81221224018.png

  新婚之夜闹新房后。我们送走亲友,洞房花烛夜,我和妻子一起坐在床边。我看了一下妻子,她的确很美,脸也白嫩。这时的她或许是怕羞,默不做声。我对她说话,她总是低头含笑不语。许久她才低声对我说:“我已是你的人,我娘说了,今晚随你怎样。”说完便用手摆弄着自己的衣角。


  我得到她的答话,胆也大了,便与她同坐在床边,用手轻轻抱着她的腰,依偎在她身边。她仍然低着头玩弄着衣角和她那长长的辫子。


  “真的随我怎样?”我又问道。她点点头。得到她的认可,我开始用手摸她的脸,慢慢地顺势下来摸她的脖子及白嫩的手臂,当摸到她腰间时,她身子忽地动了一下。


  “怎么?”我问。


  “我怕痒。”她回答。原来她是如此地怕痒,稍稍碰一下都很敏感。


  我想打破这沉默的局面,让我们俩都放松一下,使气氛浓烈些,别都太紧张了。于是我开始想办法。我想,她怕痒,不如从这个游戏开始。于是我对妻子说:“你喜欢我吗?”她脸一下红了,含笑不答。“你娘说要你今晚随我怎样是吗?”我问道。她点点头。


  于是我对她说:“那你让我挠一下你的痒痒,可以吗?”


  她感到很奇怪,笑道:“那不好吧,我怕痒。”


  我忙说:“你娘不是说今晚随我怎么样吗?”


  她低头笑道:“痒死了,我会笑的,那是小孩子玩的游戏。”


  我说道:“我喜欢看你笑呀,再说现在就你和我,家人都走了,别人不会听见的,何况你答应过我随我怎样的呀。”


  她难为情地说道:“胳肢人家,怪羞人的,那多不好意思呀。”


  “没关系,我们是夫妻,夫妻间做游戏而已。”


  说着我便伸手在她腰间轻轻地揉了揉,她身子又动了一下,脸上含着笑。于是我用左手抱着她后腰,右手在她腰间轻轻地抓挠。她终于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连忙推开我笑道:“不行,不行,太痒了,我忍不住。”我正在兴头上,怎能就此放弃?但我又怕她反感,于是我给她编了一个故事。


  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胳肢你吗?”


  “不知道,可能好玩吧”,她回答,声音仍然是那么轻。


  “你只答对了一半”,我说,“好玩是好玩,可是还有一个风俗呢。”


  “什么风俗?”她问。


  “听说在以前一个少数部落中,有这么一个习俗,就是新娘与新郎成婚的第一个晚上,新郎必须挠新娘的痒,而且,新娘不但不反抗还乐意让她丈夫胳肢她,结果被笑得死去活来。”


  “那是为什么?”她好奇地问。


  我说:“因为在他们那里,笑代表着高兴与幸福,只有幸福才会笑呀。那么,新娘的笑表示她以后会很幸福。而这个幸福是要她的男人今后给她带来的。胳肢他妻子,就是为她制造笑声与幸福,表示丈夫今后会给妻子带来幸福与欢乐。这是一个象征性的代表。如果妻子不让丈夫挠痒,那么表示她不爱他,不接受他给她带来的欢乐。如果丈夫不胳肢她妻子,表示他不想为他妻子带来幸福。那样的婚姻肯定不会美满。”


  “原来是这样。”她回答。


  “那么现在我们也来模仿一下他们的风俗吧,何况你答应过你娘和我,今晚可随我怎样呀。你应该知道妻随夫吧。”我高兴的说。


  “这……”她犹豫起来。


  我又说:“难道你不想我做你的丈夫?”


  “不是的。”她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满足我的要求呢?”我反问道。她不做声了,仍然带着羞笑,低着头玩弄自己的衣角。


  我看她的样子像是默认同意了,于是我抱住她,让她坐到我腿上。她把头靠在我身上,我伸手又去挠她那细小的腰,她的腰突地一动,脸上马上露出将要发笑的样子,却尽量忍住不笑出声来,但腰却受不住了,左右扭动,像是要躲开我的手。我轻声在她耳边说:“不要躲嘛,忍着让我挠好吗?我这是给你带来欢乐,你不接受吗?”


  不一会儿,她再也忍不住了,格格地娇笑了几声,随即用手捂住嘴强行使自己不笑出声来,但还是不时地娇笑几声。随着我手的揉动,便再也忍不住,开始要连续笑起来。她急忙推开我闪到一边。我停下手问她为什么。她说女孩子在别人面前大笑不雅。原来她是那样的传统,还保留着古代笑不露齿的习俗。我说没关系,我是你丈夫,我就是喜欢看你笑的样子。我再一次强调了那个故事,并说明那个故事真的很灵,若新娘拒绝胳肢,婚后就不能美满幸福了,反则就能带来好运。她还真相信,我要她尽量忍住不挣扎躲开,让我挠痒。她看着我笑了一笑便羞得脸更红了,头低得更低了。这时我把她拉过来又让她坐在我腿上,伸手摸摸她那鼓起的胸,她便把头靠在我胸间,仍害臊似的低着头。我顺势将手伸到她的腋下,轻轻的挠了起来。她立即把头低下贴在我的胸口,两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衣角仍努力忍住,喉咙里却发出极轻微的嗤嗤的笑声。


  “……嗤……痒……呵呵……”她轻笑着。哪里忍得住?没挠几下她便嗯的一声一连串地格格娇笑起来。这次她还真的不躲我的手,一动不动任我胳肢她腋下。她就这样把头埋在我怀里不停地笑。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我发觉她越笑气越急。她坐在我腿上,我能感觉到她发笑时轻微颤动的身子。我又胳肢了她一会儿,心想也该让她透口气了,便停了下来。她喘口气羞问道:“怎么不挠了,难道不给我幸福了吗?”说完又低着头。


  她还真的相信那个故事了。我见她这时没有原来拘束了,也没有刚才那样怕丑了,我便说道:“别急,时间还早呢,等会儿让你笑个够。我想把手伸到你衣服里面去挠,那样会更痒点,而且,我也想摸摸你的皮肤。”


  她脸一红,用害羞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便像个小姑娘一样用手划了一下脸说道:“不害臊,你真坏,尽欺负人家。”说完便又羞笑着低头玩弄自己的衣角。


  “那有什么害臊的,我们是夫妻嘛。”说着我伸手去解她的外衣,她有点不好意思。“你可要听话呦!”我又用她娘的话来压她。她笑了笑,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很害臊的样子,把身子靠向我。


  我伸手解开她外衣胸前的小扣,将手伸入她胸部,她的乳房戴着一个柔软的乳罩。除了乳罩,四周便是光滑的肌肤了。我便将手伸向她的腋窝。但她把两臂夹得紧紧的,我的手无法伸入她腋下。


  “怎么,你不是让我挠吗?”


  “这儿太怕痒了,受不了。”


  “那我怎么胳肢你呢”


  她轻声说道:“你先别老想胳肢我嘛,我慢慢把手臂张开,你先伸进去别动,等我准备好了才挠,好吗?”


  “嗯,但我挠的时候,你不要把手臂又夹紧了,不然我怎么挠?”


  “这样呀,那我怎么做得到!这样张着手臂让人挠痒我还从来没有过呢。”


  “你只要不停地笑就可以了,忍着不要挣扎。”


  “那做不到,我从小就非常怕痒。除非你用另一只手拿住我的手臂,使它夹不紧胳肢窝。我尽量忍着试试。”


  于是我依她要求用手将她的一只胳膊抬起拿紧,另一只手伸向她抬起胳膊的腋窝底下。我感觉到了她温暖的腋窝和那柔软的肋骨。我先不挠她,只是轻轻抚摸。她腋窝的皮肤滑滑的很柔软,连腋毛都没有。我轻轻抚摸着她的皮肤,她便发出嗤嗤的轻笑,轻声说道:“好痒,好痒……”


  我问她可以挠了吗,她点点头,“轻……嘻嘻……点挠……格格格……呵呵呵……”她还没说完我便在她腋下肋间挠了起来,她便一路格格格地娇笑起来。由于她的手被我拿住,没法夹住胳肢窝阻挡我挠,而我又是直接伸到衣服里去挠痒痒,这种痒比平常玩闹时的胳肢要痒上千百倍。没挠几下,她便笑得更为厉害了。我手下也不停,继续搔动,不一会儿她便再也忍不住而转为哈哈大笑,身子也随笑声剧烈地颤抖。“哈哈哈哈……格格格格哈哈哈……”


  虽然是大笑,但她的银铃般的笑声却格外好听。我兴趣大增,不停地挠她的肋骨,肋骨的皮肤也好柔软,像软棉一样光滑。她还真能挺住,只是不停地大笑,却不挣扎。到后来实在痒得受不了,两条腿就轻微地蹬几下。她仍然不求饶,真的任凭我胳肢她。她是完完全全地相信了那个故事。我看她笑得不行了,便停了手问她:“怎么你真的让我胳肢,不求饶?”她说:“如果我求饶,不就是不接受你给我的幸福了吗,不过也笑得够呛的,从来没有人这么胳肢过我,今天是头一次。”


  后来我和她说了一会儿话,开了几次玩笑。与她接触久了,她也就没有原来那样害羞了,开始变得活跃起来。我要求再胳肢她,并对她说多笑有好处,笑一笑十年少等话题她也赞成。因为她完全相信了那个故事,她认为胳肢得越多就爱得越深,而且她以后也就会更幸福。我对她说要再胳肢的话比刚才还要挠得更久,一直挠下去,而且越挠得久,她又能忍的话,今后的快乐就越多。不过她还真有点害怕,怕真的给痒死。我当然不会让她笑死,只不过想让她笑到顶点的顶点,看看她到底会笑成什么样。


相关文章

实玖留大冒险

  春日的电影总算杀青了,虽然最后还算获得好评,但我想朝比奈学姐大概不会想再回忆拍电影的过程了吧。虽然我顶着那个暴走团长的咆哮才把其中的一部分——果然还是应该说是大部分才对——给剔除。  拍电影第二天...

专栏 tk痒 tk痒 ⋅ 9月前 (03-04)

自习室的故事

  星期五的晚上,寝室里的哥们都去干自己的事了。  而孤单的我,只是抱起两本书,孑然一身地去上晚自习。  济南的五月,已开始有些...

专栏 tk痒 tk痒 ⋅ 9月前 (03-02)

搔痒恶魔

  对于T高中的女生藤崎小夜子来说,她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就是现在在社会上引起很大骚动的,被称为“连续搔痒恶魔”组织中的一员。她在10岁的时候已经被镇上的组织物色到并且让她接受了所谓“搔痒”的精...

专栏 tk痒 tk痒 ⋅ 2年前 (2020-06-12)

脚丫女侠

  “快点,偷个东西要这么长时间吗?!”  “别急,再装点,你,哇啊···”那个人肚子被踹了一脚,手里的麻袋掉了出去,他艰难站起,与同伙们站在一起。  “在脚丫女侠的区域里犯事儿!胆儿挺肥的啊!”代明...

专栏 tk痒 tk痒 ⋅ 2年前 (2020-05-11)

宿舍里的故事

  我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学生,是很老的那种学生,呵呵。快要毕业了,事情自然也就多些,比如说自己的毕业论文。假期看来是泡汤了……  因为时间紧,整理论文的工作实在太烦琐,所以假期里我请两位家在本地的小师妹...

挠脚心文章 tk痒 tk痒 ⋅ 2年前 (2019-12-18)
tk痒

tk痒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