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挠脚心文章 > 正文

大内密探审讯

tk痒 tk痒 ⋅ 2018-12-31 17:15:50

  “我们怎么办?”她问秦弘。


  “他们人多,如果硬拼我们肯定吃亏,对了,你不是会轻功吗?”


  “对呀!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她很疑惑的看着秦弘,两只眼睛不停的转动。


  “这个......我当然知道啦!我是谁呀!什么事我不知道?你跟我来。”说着,秦弘领着她来到了屏风后边的窗户旁。

81231171320.png

  “赶快跳下去,不然就来不及了!”秦弘指着窗户外面说道。


  “什么?跳楼,我会摔死的!我不敢,我害怕!”她回头看看秦弘。


  “不跳是吧!他们快到这个房间了,你要是不跳的话我就跳了,等你被他们捉住后,可就不是今天这么好过了,他们指不定用什么方法折磨你呢!再问你最后一次,跳还是不跳?”秦弘盯着她。


  “可是......可是......”她有些犹豫。


  “好!你不跳是吧!那你就在这里待着吧,等着他们把你卖了吧,到时候我可不会再救你了啊!”秦弘说着,回过身去取桌子上的包袱,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门外杂乱的脚步声,他知道,那帮人已经发现了他的计划,正朝这里赶来。


  “嗯,他们来了,也是时候走了,喂!你到底跳不跳啊......”秦弘回头一看,人早已经不见了,他走到窗户前,看到那位姑娘已经跳到了对面一座宅子的屋顶上了。


  “刚才叫你跳你不跳,现在跑的比谁都快。”秦弘嘀咕了几句,一个跟头翻出了窗户,站在地上,他又使劲一跳,便跳到了对面的屋顶上面,然后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和那位姑娘在屋顶上跳来跳去,消失了。


  已经是黄昏了,秦弘带着她住到了一家客栈里。


  “你到底是谁?”秦弘在房间里问那位姑娘。


  “我叫孟雨。”她回答到。


  “你的轻功不错,是谁教你的?”


  “我的轻功是家父教的。”


  “敢问令尊是......”


  “家父姓孟名风。”


  “令尊可是十年被称为‘草上飞’的绿林高手孟风?”


  “没错,可是你又怎么知道的,没有人知道家父的身份。”孟雨更加奇怪了,她又朝秦弘眨了眨眼睛。


  “当年我的......少爷被令尊所救。”


  “少爷,你是......宫里的人?”


  秦弘一惊,他瞪大眼看着孟雨,心里忐忑不安起来:我去宫的消息除皇上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而我和她又是萍水相逢,她又怎会......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我是大内侍卫,这次是出来办事的。”秦弘说道,他心里却一直在反复的琢磨。


  孟雨走到秦弘面前,仔细的打量着他。“大内侍卫怎么会易容术?”孟雨突然问出一个问题。


  “易容术?哦......在外面办事换一个身份比较安全。对了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是宫里的人?”秦弘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孟雨回过头,走到床边,缓缓的坐下去。“在我小的时候,家父告诉我他曾经救过一个小孩,他的名字叫......叫玄烨......”


  “什么?”秦弘张着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那令尊可好?”秦弘好长一段时间才缓过来。


  “在我八岁那年,家父就被人害死了......呜呜......”孟雨说起自己身世时,不禁伤心的哭起来。


  “孟雨......”秦弘紧皱眉头来到床前,他轻轻的拍拍孟雨的肩膀。“告诉我,是谁害死恩公的。”秦弘似乎有些激动,手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孟雨感觉到了秦弘的愤怒。


  “你要做什么?你斗不过他们的。”


  “不,既然是少爷的救命恩人,便是我的恩人,令尊的仇我一定要报!”


  “少爷?你的少爷是玄烨,不,是当今皇上?”


  “这,好吧,实话告诉你吧!我的少爷就是皇上,还有,我叫秦弘,你是恩公唯一的女儿,我一定会照顾你的,告诉我,令尊是被谁害死的?”


  “家父只因偷了一枚官印,便被人追杀。”


  “一枚官印?那是谁杀害他的?”


  “这个我不太清楚,只知道是一群被雇来的武林高手,主使是谁并不知道。”说到这里,她又开始哭起来了。


  “原来你的母亲生病去世后,你就一直在苏州城里流浪了,你也蛮可怜的,尤其是碰上那一堆人渣,竟然想把你卖到青楼......”天又黑了不少,客栈里,秦弘和孟雨正在吃东西。


  “吃饱了吗?”秦弘问着正在狂吃的孟雨。


  “嗯,这是我几年来吃的最饱的一顿了,谢谢你!”


  秦弘笑了:“哎!天下没有白吃的饭,吃完之后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好吧!”


  “可不是嘛,吃了我的饭,拿了我的银票,再不做点事,可就说不过去了。”秦弘起身向门上走去。“等我一下。”


  不一会儿,秦弘拿着一个帐本和一支笔回到屋里,并把另一个帐本递给孟雨。“帮我抄一份。”


  “这是什么?”“这是我从楼下掌柜的那里借来的。”


  “哦!”秦弘转身又出去了。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秦弘回到了房间。“抄完了吗?”


  “嗯,你......要做什么?”


  秦弘拿出一个包袱。“这是一套夜行衣。”


  “怎么,你要我去......偷东西?”


  “没错,等待一会儿天黑透了,咱们去一趟太守府。”


  “你疯了!太守府戒备森严,有很多家丁和护院,你这一去不是......”


  “所以才要你去帮忙。”


  “但,我决定以后不再偷了。”


  “不,这一次是为了百姓,有一个帐本,是有关河堤修建的,我这一次是奉命去取回帐本的,你放心,这绝不是坏事。”


  孟雨拿起包袱,走到床前,回头对秦弘说:“那好吧!”


  “好,我替百姓谢谢你了。”秦弘拿起帐本出去了。他到楼下交还帐本之后,便走出客栈,此时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了,秦弘便以飞快的速度冲向太守府了。


  来到太守府,四周没有人,秦弘爬上一棵大树,在树上,他和孟雨碰面了。


  “喂,你打算怎么做?”已换上夜行衣的孟雨问秦弘。


  “听着,我之所以敢今天晚上来,是因为太守范隆今天晚上大宴宾客,城里那些有权有钱的之人现在都在太守府上的客厅中呢!”秦弘用手指了指太守府中,孟雨顺势看了看,太守府中确实有一处极为明亮,并且有吵闹声。


  “咱们兵分两路去找书房,帐本一定在书房里,一个时辰在这里会合。”


  “好!”二人便分头进了太守府。


  “太守府还真是大啊!就像迷宫一样。”秦弘在花园里自言自语道。


  “不行,照这么找下去,第二天早上也未必能找得到,得想个办法才行......”正想到这里,他听到有一阵吵嚷声,他闻声而去,看到花园对面正太守府的大厅,有很多的丫头和仆人出出进进。


  “有了,用易容术......不行,我穿着夜行衣”秦弘悄悄的躲在一个房间里边,这个房间离大厅不太远,秦弘相信总会有人从这里经过,那时候抓一个人问问就可以了。不一会儿,有一个人从大厅里走了出来,朝秦弘这个方向走过来了,秦弘突然破门而出,一把手捂住那个人的嘴,把那个人拖到了屋子里,然后关上门。


  “啊!救......”秦弘一听,是女孩子的声音,他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


  “听着,我只问你一件事,我绝不会伤害你,听懂了吗?”这个女孩似乎被秦弘的举动给吓着了,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问你,书房在哪里?”


  “这里......就是书房。”


  “噢,等一下,你还不能走。”秦弘刚要抬起手,打算击昏她,此时月光透过窗子照着她的脸上,秦弘看到她哭了。


  “你哭什么?我还没动手呢!”


  “大哥,快救救我吧!”


  “嘘,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要救你?”秦弘有些奇怪,他把这位姑娘扶到床上。


  “我是城外乡下人......”这位姑娘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什么?又是那个姓马的?他也在这里?”


  “大哥,他在今天晚上要把我献给太守,呜呜......”她委屈的哭了。


  “你先别哭,你被他骗进城多长时间了?”


  “今天下午。”


  秦弘心想:想必是因为我救走了孟雨,才害了她。


  “你放心,我会救你出去,不过,今天晚上的事情你不能跟任何人说,否则,不止是我出不去,你也走不了,你先别哭,现在帮我找一样东西......”


  另一边,孟雨选择了房上搜索书房,她在房屋上跳来跳去,她随着亮光处,来到了大厅上面,她小心翼翼的掀开一个瓦片,在房上向下看。


  “大人,今日我给大人带来了一位绝色女子,不知大人可否赏脸?”


  “马粼,你这不是在贿赂本官吗?”范隆一边喝酒一边回答道。


  “大人,这不能算是贿赂吧,而是小的的一片孝心啊!”


  在坐的几位财主级别的人无不随声附和道:“大人,马老弟有这份心意,您何不接受啊!”


  范隆身穿官服,身材宽胖,他慢慢的端起酒杯。“马老弟,既然你有此美意,那我就不推辞了,以后你有何事,尽管向本官提出来。”


  “是......是......”马粼那张本来就有些歪曲的脸变得更歪曲了。


  “姓马的,今天白天你捉住了我,还要把我卖到青楼里去,要不是秦弘他及时赶到,我早就......今天我要宰了你......”孟雨本来心中就有气,听到刚才的一番对话后,更是气愤不已,于是拿起瓦片就扔了下去。


  “啊......”一声惨叫从大厅里传出,门外的家丁闻声赶来,只见瓦片散落一地,马粼双手捂住头部,鲜血直流。


  “快,快,有刺客!”范隆这么一叫,十几个家丁抄起棍棒跑到了大厅,其余几名财主吓得钻到了桌子下面。


  “姓马的,今天我姑奶奶我非宰了你!”孟雨从房顶上跳到了马粼面前。


  “啪!”似乎比打秦弘那一下还厉害,五个手掌印顿时镶在了马粼的左脸上。


  “哎哟!啊!是你这个臭丫头,来人啊!快抓住她!疼死我了!”马粼左手捂着脸,右手死死的抓着孟雨的衣角不撒手,十几个家丁蜂拥而上,孟雨一看,心想:坏了,自己太冲动了,先走为妙。抬起左手,“啪!”又一巴掌打在了马粼的右脸上。


  “啊!疼死我了!”马粼松开了手,孟雨一看,“三十六计走为上......”她刚要抬脚以轻功逃出门外,可谁知道突然上空撒下了一张大网,把她罩倒在地。


  “放开我......”孟雨起身,刚要挣脱,突然感觉到脑后一阵疼痛,便晕倒在地,只见马粼手拿一个花瓶站在孟雨的身后,他已经是满脸桃花开了,十个血手印分布于左右脸。


  “大人,这个死丫头来本是献给您的,可是却被人救走了。”


  范隆声音有些颤抖:“马老弟,这是你的事情,我不便多问,叫家丁把她带走,收拾东西,本官有些倦了。”范隆回身离开了大厅,几个财主也走了。


  “死丫头,今天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你们几个,把她抬回去。”就这样,马粼带着孟雨离开了太守府。


  回头看书房里......


  “找到了,秦大哥,你看是不是这本?”秦弘走过来,看了看。


  “没错,就是这本,多谢谢姑娘,敢问姑娘贵姓?”


  “我叫宋兰。”


  “噢,谢谢你,宋姑娘,走,我连夜送你出城。”说到这里,秦弘听到门外有脚步声。


  “宋姑娘,这大概是范隆来了,你这么做......”


  “美人,我来了!”范隆推开门,书房就是他的卧室。“美人......”他点上了蜡烛,屋里亮了,他看见宋兰就坐在自己的床上,他心中不禁欢喜,便走过去。


  “大人,刚才何事吵闹啊?”


  正往床旁边走来的范隆回答道:“刚才有一个女刺客被马粼抓住了,带走了。”范隆说着,手就往前伸,宋兰双手抓住范隆,把他扶到床边。


  “大人,您喝多了,今晚......”


  “今晚,就是你和我......”范隆嘻皮笑脸的,把自己的嘴凑到宋姑娘的脸旁。


  这时,秦弘突然从床下钻了出来,“你是什么人......”还未等他说完,秦弘啪的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加上他刚才喝了那么多酒,便昏睡过去了。


  “宋姑娘,现在我送你出城,然后我要去......”秦弘吹灭了蜡烛,带着宋兰悄悄的离开了太守府。秦弘领着他来到了城中的驿站,“宋姑娘,我现在有事要做,你先在马篷里对付一晚吧,很快我就会回来的。”


  “好的,秦大哥,你要小心啊!”


  “嗯!”秦弘离开驿站,心里七上八下的。


  “孟雨,马粼带走你,你现在的处境一定非常危险,我真笨,怎么让你跟我一起犯险呢?”


  在城西处,马宅的地牢中,孟雨被绑在了老虎凳上,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见四周阴暗潮湿,四个家丁左右站立,当中那个马粼脸上红肿的手清晰可见。


  “死丫头,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孟雨的手被绑着,双脚也被绳子牢牢的绑着,他使劲的摇动身体,但都无济于事。


  “姓马的,你挨的打还不够吗?要不要姑奶奶我再赏你几下?哈哈哈哈......”


  马粼用手摸摸自己的脸,“死丫头!”马粼气冲冲的朝孟雨走了过来,刚要抬手要打,又停了下来,“这么俊俏的姑娘,打了岂不可惜,说吧,是想跟我,还是想去青楼?”


  “呸!姓马的,有本事就放开我!”


  “好,你还挺硬的,我看你还怎么硬,来人啊,把她的鞋给我扒了!”几个家丁上前把她的靴子脱了下来。


  马粼看着孟雨两只小小的白袜脚,心中不禁一动,走上前去,两只手放在脚心处。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跟我还是......”


  “姓马的,有本事杀了我!”


  “看你怎么硬!”


  马粼双手开始挠动起来,顺着她的白袜脚心处开始上下移动起来。


  “嘻嘻......又来这一套......你不......不要......快住手......一个大男人......哈哈......欺负一个姑娘......哈哈......算......算什么本事......放手......放手......”


  马粼不理会孟雨,双手依然津津有味的挠弄着,他挠着挠着,顺手扒下了孟雨的袜子,两只小脚就像小鱼一样来回的扭动着,不过绳子让孟雨的双脚丝毫没有摇动的余地,只见马粼双手十分巧妙的掌握着速度的方向,就是在孟雨的脚心处来回的挠着,弄得她是哭笑不得。


  “哈哈......嘻嘻......你不要脸......住手......姓马的......呜呜......你不得好死......哈哈......我......我......哈哈......我不行了......”孟雨笑得眼泪直流。


  “你们几个也别愣着,一起上吧!”四个家丁一齐动手,挠孟雨的腋窝,腰间,脚心,牢房中一时间充满了孟雨的娇笑声和哭泣声,孟雨边笑边扭动着身体,老虎凳吱吱的直响,她被折磨的是死去活来的。


  “哈哈......别......别......别挠了......哈哈......快住......住手......我......我答应......答应......我受不了了......”


  马粼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你们先停下,你是跟我还是......”


  “你去死吧!”孟雨这一回答更是让马粼火大了,她伸出双手在孟雨的细腰间来回挠弄,孟雨本来笑累了,想停下歇一会儿,哪知道马粼不单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更是在她的腰上下手,让她又开始笑了。


  “哈哈......你......你......大坏蛋......住手......住手......不要......不要......太痒了......哈哈......我......我不行了......哈哈......”孟雨是又哭又笑,双手来回的摇动,马粼就这样折磨她两个时辰之久。最后,孟雨笑得没有了力气,她躺在老虎凳上,双眼微睁,马粼似乎是很兴奋的样子,他走到跟前,突然伸手扒开了孟雨的外衣。


  “啊!”孟雨轻声的一叫,他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由于他身穿夜行衣,更显得他洁白无暇,还好,马粼只是扒开了她肩膀的衣服。


  “死丫头,今晚我先玩了你,明天再把你送到翠虹楼去,哈哈哈哈......”一声坏笑后,马粼刚要低头,突然地牢外边传来一阵喊叫声音。


  “不好了,着火了!”马粼抬起头,冲着那四个家丁说:“你们出去看看。”


  马粼让他们出去了,他看着孟雨,心中邪念又起,孟雨看着马粼那张歪曲的脸,心中害怕极了,她想:秦弘,你在哪里呀!快来救我呀!


  马粼又要低下头,他突然感到身体有人在拍他的肩膀,他一回头......


  “咣!”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他顿时像烂泥一样躺在地上,被打昏过去。


  “孟雨,你没事吧!”


  “秦弘,你终于来了,我......呜呜......”孟雨流下了眼泪,讲述了经过,然后累的睡着了。


  “好,我抱你出去。”他抱起孟雨,回头看看躺在地上的马粼,心中想到:等到我们回到京城,你就死定了!


  秦弘抱着孟雨趁他放火的工夫离开了马宅,他费力的来到驿站,“宋姑娘,咱们现在出城,现在天刚微微亮,没人发现,快走!”秦弘买了两匹马,三个出了苏州城。


  “宋姑娘,这是五百两银子,你回到家后做个生意,好好过日子吧!”


  “秦大哥,那你怎么办?”


  “不,宋姑娘,我没事!”


  “秦大哥,你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永世不忘!”


  “后会有期!”


  “好!”宋兰骑上马离开了,秦弘骑着马,看着前面坐着倒在自己怀里已经睡着的孟雨,她是那么的虚弱,秦弘心想:对不起,孟雨,我没有保护好你,害你差点......我要带你回宫。


  秦弘回头望关苏州城,他掏出帐本,“你们这一群人,等着皇上发落吧!”说完,秦弘骑马离开了。


相关文章

实玖留大冒险

  春日的电影总算杀青了,虽然最后还算获得好评,但我想朝比奈学姐大概不会想再回忆拍电影的过程了吧。虽然我顶着那个暴走团长的咆哮才把其中的一部分——果然还是应该说是大部分才对——给剔除。  拍电影第二天...

专栏 tk痒 tk痒 ⋅ 9月前 (03-04)

自习室的故事

  星期五的晚上,寝室里的哥们都去干自己的事了。  而孤单的我,只是抱起两本书,孑然一身地去上晚自习。  济南的五月,已开始有些...

专栏 tk痒 tk痒 ⋅ 9月前 (03-02)

搔痒恶魔

  对于T高中的女生藤崎小夜子来说,她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就是现在在社会上引起很大骚动的,被称为“连续搔痒恶魔”组织中的一员。她在10岁的时候已经被镇上的组织物色到并且让她接受了所谓“搔痒”的精...

专栏 tk痒 tk痒 ⋅ 2年前 (2020-06-12)

宿舍里的故事

  我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学生,是很老的那种学生,呵呵。快要毕业了,事情自然也就多些,比如说自己的毕业论文。假期看来是泡汤了……  因为时间紧,整理论文的工作实在太烦琐,所以假期里我请两位家在本地的小师妹...

挠脚心文章 tk痒 tk痒 ⋅ 2年前 (2019-12-18)
tk痒

tk痒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