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责声明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挠脚心文章 > 正文

多多医生的图书馆艳遇

tk痒 tk痒 ⋅ 2019-01-15 21:28:46

  大学毕业以后,在一家中药材出口的公司工作。因为所有的药材都是中药的原药材,外国人不大会使用,结果在德国出现了多起中药细辛使用量过大的中毒事件,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公司老总为了证明此事并不是因为公司的药材质量出了问题所致,决定在专业的刊物上发表论文。这事自然就落到刚毕业的大学生头上。表现的机会终于来了,我也想认真的完成,尽管现在的杂志谁交钱都可以发表东西。


  为了写好这么专业的东西,相关的资料必不可少。于是找了一个晴天的周末,一大早就来到了市图书馆。沈阳的市图书馆房间中间是书桌,可以上自习也可以看别的书,四周的书架上放的都是各专业的书刊,花一元钱可发看一天,不知道别的地方的图书馆是不是这样的。


  找了一个离中医药类专业最近的桌子,然后抱过来一大摞相关杂志,开始了“学海无涯苦坐舟”。不知不觉近一个小时过去了,图书馆里陆陆续续也来了不少人,抬头一看,才发现我斜对面来了一个女孩。长的很白净,瓜子脸,眼睛挺大,额前故意留了一缕头发,挡了少半边脸,不过也能看出来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身上是白色的紧身上衣,下面是白色纱料八分裤,脚上穿的是白色的凉拖。我扫了她一眼,见她桌面上铺了一块淡蓝色的桌布,上面还放了一瓶矿泉水。

90115213037.png

  她在看一本杂志,没有抬头,更没有发现到我在看她。夏天的天气真是让人烦躁,我找了一本又一本的书,抄了一篇又一篇,渐渐地也心浮气躁。当我下意思的抬头看她的时候,女孩却已经趴在桌上睡了。心烦的我放下书,到楼下的超市买了一瓶冰冰的可乐,一饮而尽,又长出了一口气,感觉精神好了不少。当我回来的时候,女孩好象刚刚睡醒,一幅呆呆的样子,额头还有睡觉时压出来一点红印。我回到坐上坐了下来,盯着她看。见她从自己的小背包里拿出来一个小小的发卡,将额前的头发别到了耳后,然后又拿起那瓶矿泉水,轻轻的喝了一小口,没有盖盖,放到了原处。她看起来好象也比较烦躁,又拿起刚才那本杂志,草草的翻了翻,好象已经不感兴趣,于是起身要去换一本书。可能是刚刚睡醒,要么就是没注意,她一起身不小心带动了桌布,再加上上面那瓶水没有盖好,整瓶水朝我这个方向倒了过来。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水已经把我的书和笔记都弄湿了。她赶忙过来,拿出一张面巾纸帮我擦水。水很快就干了,可是书和笔记上去已经全是皱皱巴巴的。看她满脸通红,小声地说了句对不起,还有一点不知所措。


  “没事,天这么热,书也得凉快凉快”


  她一听笑了,也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不一会见她拿了两个雪糕回来,给我递过来一个:“刚才真是不好意思,请你吃个雪糕吧,算是道歉了”


  “这么客气~!这里这么多人都在学习,我们最好能到走廊去吃东西。”


  “好吧,正好去凉快一会儿!”女孩附和着。


  于是我们来到走廊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喂~你叫什么名?”我主动问了。


  “张雪清,叫我雪清就行了,你呢?”


  “叫我多多吧,我比较喜欢别人这么叫我。看你好清闲啊,再那看杂志,怎么不学习?”


  “我前几天刚高考完,这几天就报志愿了,因为考的不太好,所以比较烦。这不又快要报学校了,我现在也不知道报哪个学校好,在家里爸妈每天都打听考的好不好,别的同学都考的什么样,我都烦死了。这不想来这里清静一下。”看她越说越来劲,我也没打断她:“没想到来到这里也心烦,连杂志都没心情看,刚才还弄把你的书都弄湿了...”


  “嘘~~~!”我故做神秘地往左右看看,然后低声地说“小点声,那些书是图书馆的,别让那帮老师听到~~~”


  她听了,又捂嘴笑了。闲聊了一会儿,彼此感觉近了不少。


  “哦。对了,你来这里学习吗?”


  “不是,我们公司出口的药材出了点麻烦,领导让我来找找资料。”


  “什么药材,你们不是卖假药的吧?”


  “看你说的,要是卖假药早就进去了,是细辛,在国外出了几次中毒事件,对公司的影响不好”看她听的挺来神,我又接着讲“其实中药细辛里面主要含有一种叫马兜铃酸的物质,过量的话可以使人出现中枢神精性的中毒现象,我们中医上在句话叫‘细辛不过钱,过钱赛人言’就是说细辛的用量不能超过一钱,而且中毒现象是药材自身的性质决定的,不是我们的药材质量问题。”


  雪清呆呆的听着,好象很是感兴趣的样子“那你是学医的了?肯定也会看病啦?”看她那么感兴趣,我也来劲了“当然会了”,我想也没想就说了。


  “那你给我看看手相,看看我有什么病?”她还是那么一副天真的样子。


  “中医看病讲望、闻、问、切,看手相可是那些算命先生的本事,我可不会。我可以帮你把把脉,应该能知道个大概。左手伸过来”


  雪清却把右手拿了过来,我顺势在她手背上打了一下,“左手!左右不分啊!”


  “哦~嘻嘻”她耸了一下肩。


  我把手搭在她的寸口(手腕附近的诊脉处),一边把脉一边盯着她看。她看见我在盯着她,又是满脸通红“多多大夫,好了没?”


  “换右手~!”雪清又把右手伸给我。


  “你最近是不是感觉身体虚弱,经常有气无力,而且爱出汗,心情烦躁,不爱吃饭,晚上还经常失眠?”


  “对呀对呀,你怎么知道的。”


  我心说,“你可真是呆子,这么热的天,谁不爱出汗;有气无力是因为缺乏锻炼;心情烦躁是刚才她自己说的;身体虚弱是一般女生的共性;不爱吃饭,晚上失眠是因为高考刚结束,心里还总惦记,我当时也是这样”,但心里想可是不能这么对她说,还好我脑袋里还有一点点东西:“你看你,两颧潮红,舌红少苔,脉象轻取即得又快而无力,是典型的阴虚火旺,津液不足,所以不用问都知道你有什么症状。”


  我的话简直都把她说呆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那你说该怎么治疗,吃点什么药?”


  “这个就不好说了,因为医学上有很多病是不同的原因却有相同的症状表现,就现在这么简单的诊断不好判断。就那诊脉来说,正规的应该是三部九侯,就是要对身体上的九个关键的穴位进行诊断才能正确判断是什么病因,光是手腕的寸口可不行。只有把病因弄清楚了才能准确的开药。”


  “你能不能帮我认真的看一看,医生不能敷衍病人的,那就给我诊诊看。对了,净是什么穴啊,方便吗?”


  “这个嘛...还可以。两边的太阳穴还有大迎穴都在头上,耳门穴在耳朵前面..”


  其实其它的穴位早就忘了在哪了,只能凭记忆瞎编了“还有经渠穴在下颌,合谷穴在颈部,神门穴在手腕,太冲穴在手上,太溪穴在脚踝,涌泉穴在脚底。”其实最后那个是箕门穴,当时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就胡编了一个,想借机会摸摸她的脚,没想都她还信以为真了。“这些都是古代医生诊断的重要穴位,只有全面的诊断才能确定病情。”


  “行!帮我看看,对了,我可不给挂号费!”


  没办法,谁让自己刚才吹牛来着,现在只好硬着头皮一个一个的瞎看了,说实话学的那点东西早就忘没了,现在又要乱编,真是感觉对不起老师啊。


  手上的和颈上的到是很快就敷衍过去了,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怕她不让我碰她的脚,要知道,女人对脚可都是爱护有加的,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摸的。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雪清的问话打断了我“那个什么涌泉穴是不是就是倚天屠龙记里面张无忌欺负赵敏的那个穴位呀,我说怎么有点耳熟。”


  “对呀,小说是小说,不过那可是日常诊断的一个重要的穴位呀,要是不方便那就算了。”


  “没事,我又不是赵敏,应该没事吧。”说完她伸出右脚。看来雪清已经对我这个“大夫”深信不疑了。


  我把她的脚搭在我左腿上,脱掉脚上的鞋。把她的脚拿在手里,借机仔细的欣赏了一下:雪清的脚在女孩里可能算是比较大,有些胖。不象那种瘦瘦的脚给人的那种骨感的美,而是另外一种,因为稍稍有些胖,使得脚上没有骨头突出带来的的棱角,完全是光华的曲线构成的。这种脚更适合欣赏,更让你陶醉。在加上皮肤的白嫩,使我手中的尤物显得格外的秀美。我轻轻的抚摸,带给手的感觉是那样的柔软舒服,让我忍不住用手搔了一下她的脚心。


  我这个无意思的动作让这只脚往回收了一下,“嘻嘻~大夫,我可怕痒哦。”


  “嘻嘻,不好意思,我忘了涌泉穴的准确位置了。早知道当初上课的时候不睡觉了...不过没事,只要顺着脚底动脉血管找,血管跳动最强的地方就是涌泉穴了。”说罢,我就用指尖很轻很轻的在雪清的脚底游走。


  “喂~~~~~~~!你还行不行了。当大夫这也能忘啊?!!”雪清看起来有点着急,却又憋着一脸的笑。


  “别动~!这里的动脉都是非常细小的,跳动十分的微弱,你要是乱动肯定找不准,到时候要是因为误诊出了医疗事故可别说我!”


  医疗事故在医院里是一个常用的词,可是在外人听起来却感觉有点可怕,雪清也不例外,果然不动了。我一边在她的脚掌上划着圈,一边自言自语的说“不对呀,我记得是在这里呀,怎么没有跳动...?”


  “嘻嘻....哈哈~~~~!”


  “不许笑!”我严肃的对她说。


  “哪有你这么找穴位的医生啊,哈哈~!!快点找呀,还行不行啊~!哈~!”


  “诊断的时候病人不能跟大夫说话!你安静一会儿!”说着我又从她脚底沿着若隐若现的血管一直从前面划到后面,又从后面划回来。


  “要不你去买张穴位图吧,我可不行了...哈哈...”接下来又是一阵轻笑,可是脚却一动不动。


  “别动,有点感觉了...”雪清一听大气都没敢出,硬是把一阵快要失控的笑压了回去。


  “完了,又不对!”我故意气她说,“怎么弄的,你的脚怎么跟别人的不一样?没有啊!”。


  “不能吧~,我这回不动了,你仔细找找,千万要找到呀~!”


  还有自己送上门的?我没听错吧,那我还顾及什么!行了,可以肆无忌惮的划了。于是手指又开始新一轮的进攻。果然,雪清没有动,也没有出声,只见她满脸通红,两只手手指使劲捏着衣角。有时候实在忍不住笑,就装作咳嗽,借以掩盖真实的情况。


  “对了,在临床上有一些病人的动脉比较深,你可能就是那种了,要是那样我也没办法了。”终于,雪清那副可怜的样子,连我这个冷血都不忍再搔下去了。“情况我了解了,给你开个小方子,回去吃了肯定能好。”于是我按古方《桑菊饮》给她写了几个药材,回去让她当茶饮用,都是一些个清热保健的药材,正常人吃了都没有事。


  晚上临走的时候,我们彼此留了手机号,说是在等她上了大学请我吃饭。


  有一天,具体是哪天记不清了,只知道当时还沉浸在欧洲杯英法大战的硝烟里,清晨打开手机,收到了一条让我颇感意外的短信:


  谢谢你,多多大夫,现在心情好多了,我已经决定报省中医学院,希望将来自己能成为一名称职的医生,至少不会忘记涌泉穴在哪...

相关文章

实玖留大冒险

  春日的电影总算杀青了,虽然最后还算获得好评,但我想朝比奈学姐大概不会想再回忆拍电影的过程了吧。虽然我顶着那个暴走团长的咆哮才把其中的一部分——果然还是应该说是大部分才对——给剔除。  拍电影第二天...

专栏 tk痒 tk痒 ⋅ 9月前 (03-04)

自习室的故事

  星期五的晚上,寝室里的哥们都去干自己的事了。  而孤单的我,只是抱起两本书,孑然一身地去上晚自习。  济南的五月,已开始有些...

专栏 tk痒 tk痒 ⋅ 9月前 (03-02)

搔痒恶魔

  对于T高中的女生藤崎小夜子来说,她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就是现在在社会上引起很大骚动的,被称为“连续搔痒恶魔”组织中的一员。她在10岁的时候已经被镇上的组织物色到并且让她接受了所谓“搔痒”的精...

专栏 tk痒 tk痒 ⋅ 2年前 (2020-06-12)

脚丫女侠

  “快点,偷个东西要这么长时间吗?!”  “别急,再装点,你,哇啊···”那个人肚子被踹了一脚,手里的麻袋掉了出去,他艰难站起,与同伙们站在一起。  “在脚丫女侠的区域里犯事儿!胆儿挺肥的啊!”代明...

专栏 tk痒 tk痒 ⋅ 2年前 (2020-05-11)

宿舍里的故事

  我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学生,是很老的那种学生,呵呵。快要毕业了,事情自然也就多些,比如说自己的毕业论文。假期看来是泡汤了……  因为时间紧,整理论文的工作实在太烦琐,所以假期里我请两位家在本地的小师妹...

挠脚心文章 tk痒 tk痒 ⋅ 2年前 (2019-12-18)
tk痒

tk痒

TA太懒了...暂时没有任何简介

精彩推荐